? 第113章 二女教夫-猎艳江湖 bet356娱乐场官网_bet356官网app_下载 bet356

猎艳江湖

第113章 二女教夫

c2017-2-14 11:11:54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龙玉茹过后这温柔、多情、妩媚的样子,龙翼心中知道她的心结已经完全打开,当即什么也就不怕了,想起她刚才浪荡的样子,顿时欲火再起,于是再一次紧紧地搂住了她,在龙玉茹的配合下,热烈地接起吻来。

????吻了一会儿,龙翼的手伸向了龙玉茹的,大小和母亲李紫曦的不相上下,模样也一样漂亮。

????“翼儿,你……你又想来了!”

????龙玉茹被龙翼的巨大顶着,全身一软,整个人都瘫软在他的怀里。

????“玉茹,你不喜欢吗?”

????龙翼嘿嘿的说道,在龙玉茹的上摸了一会儿,她的就胀起来了,顶端那可爱的也硬起来了,龙翼又往她那神秘的一路摸去,丰满的下是光滑平坦的腹部,下长满了细柔的芳草,芳草下覆盖着惑人的深沟,深沟中隐藏着一粒肥嫩的红宝石,红宝石下淌着热流,这迷人的“风景”把龙翼迷住了,刚刚的晶莹玉露还挂在上面,就好比早上挂满露珠的嫩草,异常的清新迷人。

????龙玉茹被龙翼在全身抚摸戏弄,弄得她更加欲火难耐,浑身颤抖,玉面生春,媚目含情,娇喘吁吁地说:“翼儿,好孩子,别再乱摸了,你要来,舅妈就舍命陪你。”

????说着,抓住龙翼的大宝贝,不住地拨弄着。

????龙翼猛然把嘴唇盖住龙玉茹的香唇上,接着舌头便深入她的樱桃小口里,交缠着香舌猛吸着,同时两只手也用力揉着那对坚挺的,底下粗长的大宝贝也朝着龙玉茹两腿中间的小猛顶着,如此一来,直逗得龙玉茹被揉得全身颤缩不已,脸儿火烫,喘气急促,娇躯发软,两腿无力,汨汨直流,接着龙翼低头埋在高挺的肉峰上,含住,疯狂地吸吮着,伸手直探高凸肥嫩的,在春潮泛滥的中,用手指捏弄着渐渐硬了起来的。

????龙玉茹口中不停地道:“翼儿…………哦……”

????她被龙翼高超的挑逗技术给弄得把持不住,春心荡然,热情如火,心痒难煞地分开两条修长的玉腿,浪扭着肥美的粉臀,娇喘咻咻地道:“唔……我受不了……嗯……哼……翼儿……好痒……喔……好热……不……不要逗了……啊……

????啊……” 【】

????龙玉茹丰满白嫩的,酥麻难耐地随着龙翼手指的挑弄着,龙翼被龙玉茹的那种销魂蚀骨,浪声连连的呻吟,刺激得无法忍受,他叉开龙玉茹的嫩腿,挺着,挥动大宝贝,朝着龙玉茹的乱顶,经过几下的顶弄,使龙玉茹的更是酸痒,狂冒,嫩臀直抛,再也顾不得娇羞,伸手就揪住龙翼那根在腾跃的大宝贝,一握之下,忽地娇叫着道:“啊……翼儿……你的宝贝……又大了……”

????龙翼轻声安慰龙玉茹道:“玉茹别怕,我会轻点儿弄,快把宝贝对准你的口。”

????龙玉茹不安地扭着嫩臀,玉手颤抖地扶着直抵阴缝,龙翼欲火如焚,等龙玉茹一对准,腰部一挺,下沉,大便滑了进去,龙玉茹娇小的,紧紧地咬住了龙翼的棱沟。

????龙玉茹娇喊一声,道:“啊……轻点儿…………”

????她秀眉微皱,一付娇弱不胜的模样,惹人怜爱,龙翼吻着龙玉茹,用手揉着,以示怜惜之意,一会儿,龙玉茹被逗得桃脸红晕,的也流了更多出来,而且一顶一顶地表示出她需要了,小口中浪浪地哼道:“嗯……翼儿……唔……人家……好痒……你动嘛……动嘛……”

????龙翼见龙玉茹媚声荡气的态,知道她已春心荡漾,就挺着大宝贝缓缓地向挺进,只觉那娇嫩多汁的里紧紧的,热温温地挟着自己的宝贝,有一种美妙的快感,龙翼轻抽慢送,左戳右顶,浅点深插,利用技巧来使龙玉茹快乐。

????龙玉茹用鼻子轻哼着道:“唔……好爽……啊……翼儿……人家舒……服了……嗯……哼……”

????龙翼才插了不到一百下,龙玉茹就玉臀直抛,浪得再一次泄出了,他抽出宝贝,让混合着,由龙玉茹抖动的缝中流出。

????望着龙玉茹如疑如醉的满足之媚态,龙翼揉摸着娇嫩的,笑着道:“玉茹,你舒不舒服?快乐吗?”

????龙玉茹春意盎然,媚如火地用粉臂缠抱着龙翼,以鼻音娇声道:“翼儿……嗯……痛快……死了……我还要……我死了都要……”

????龙翼道:“好玉茹,来,把大腿分开宽点。”

????龙玉茹抬起玉腿,大大地开着,使贴着龙翼的大宝贝磨着,龙翼也用手搓着龙玉茹的嫩奶,经过这样的调情,龙玉茹里的又流满了,令她感到欲火难耐,心里酸酸痒痒地很不好受,龙玉茹粉脸上呈现出妖艳迷人的媚态,这神情是龙翼自她脸上从来也没看过的,龙玉茹用双腿紧夹着龙翼的腰部,娇声地道:“唔……嗯……人家好痒……哦……翼儿……大宝贝哥哥……好相公…………人家要嘛……”

????龙玉茹的媚态使龙翼看得是神魂颠倒,横生,恨不得一口将她吞下肚里,他忙压着龙玉茹那丰满美艳的胴体,坚硬巨硕,火热也似的大宝贝用力一挺,直捣黄龙,施展着无比的妙技,靠着天赋的异禀,大展男性的雄风,狠插,花样百出,姿势翻新,猛攻猛打,恨不得把龙玉茹捣死才甘心。

????欲火高涨的龙玉茹,被龙翼火辣辣的插干,刺激得浪异长常,此时若录下龙玉茹的媚态,恐怕她自己也不会相信,竟然会如此不顾羞耻地和龙翼着,只见龙玉茹直摇着,着:“啊……翼儿……插……插的玉茹好美……哎呀……干得……人家爽……爽死了……对……用力……呀……唔……哎……哎呀……哟……插……玉茹快不行了……啊……酸死了……玉茹又丢了……唔……”

????龙玉茹的浪声像野猫,玉臀直抛,浪肉颤抖,最后尽情地一次又一次地泄出了,再加上龙翼滚烫的,她上的爽快感,美得龙玉茹全身酥软地抖躺在床上,风平浪静,龙翼温柔甜蜜地吻着龙玉茹,龙玉茹也回吻着龙翼。

????龙玉茹问道:“翼儿,美不美?”

????龙翼道:“舒服死了,玉茹,你的真好,使我很爽快。”

????龙玉茹也满足地道:“嗯……玉茹也…………可是……”

????她突然羞红着脸,说不下去。

????龙翼笑道:“玉茹,我们都欢好这么多次了,你还害什么羞嘛,有什么话就说出来。”

????龙玉茹羞红着脸道:“我觉得自己越来越浪了,真是羞死人了。”

????龙翼笑道:“床上无淑女,女人越浪,男人才喜欢呢。”

????“呸。”

????龙玉茹啐了一口:“你们男人真坏。”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个道理难道你没听说过吗?”

????龙翼笑道。

????“算了,我说不过你。”

????龙玉茹顿了一顿,又轻声道:“翼儿,我发现……发现……”

????她吞吞吐吐的,不知又有什么话要说。

????龙翼奇怪的道:“玉茹,你是怎么啦,怎么说话吞吞吐吐的?” |##

????龙玉茹娇羞的道:“人家害羞嘛,哪像你厚脸皮。”

????停了一下才轻声道:“翼儿,你自己有没有感觉,你……那儿好像越来越大。”

????龙翼当然知道龙玉茹指的“那儿”是“哪儿”他闻言笑道:“哈哈,我这东西会随着我的武功增加而不断变大……”

????“啊?”

????龙玉茹羞道:“那岂不要越来越大,那怎么受得了?”

????龙翼闻言笑骂道:“好玉茹,你以为是什么地方,难道那地方也会疯长不成?再说了,男人的宝贝再大,女人的也能容下,要不怎么生孩子?”

????“啊,你不说我倒是忘了,你这么多东西在我身体里……要是我有了孩子怎么办?”

????龙玉茹闻言突然的失声道。

????龙翼道:“玉茹,女人有孕是需要多种条件都适合才能成功的,并不是随随便便的就能怀上的,你要是有了,我当然高兴,真要是那样,就生出来好了,反正李家现在是封闭的,没有谁知道!” 【】

????“其它几个姐妹她们都会知道啊,我一个寡妇生孩子,那……那怎么可以啊!”

????龙玉茹还是非常担心的说道。

????龙翼哈哈一笑,道:“你现在都做了我的娘子了,你认为她们还会逃得出我的五指山吗?告诉你吧,你们姐妹几个除了你四姐周洁,其它的都是我的女人了,连我娘亲也是我的女人,相信过不了几天,李家所有的女人都是我的女人,就连婢女都不例外,玉茹这一点你就放心好了!”

????“啊,你这个大坏蛋,居然把其它几个姐妹都弄上了床,而且你连自己的亲生母亲也没有放过,看来你是早就有预谋的!”

????龙玉茹娇嗔的抓起粉拳捶打龙翼,但是心中的那块大石头总算落下了。

????龙翼哈哈的道:“如果不是这样,你们怎么可能心甘情愿做我的娘子啊,你们都是我的舅妈,如果不是非常手段,我实在没办法打开你们的心结!”

????“说得也是!不过我才不希望这么早有孩子,我跟你多多享受,享受够了才要孩子。”

????龙玉茹荡的笑道。

????“我倒是很想先要孩子,最好是女孩!”

????龙翼笑道。

????“为什么呢?”

????龙玉茹疑问道。

????“到时候你们母女俩可以一起伺候我,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龙翼嘿嘿的笑说道。

????“坏蛋,你坏死了,居然打你女儿的主意!”

????龙玉茹听到龙翼这么一说,想起他连自己的母亲都弄伤了床,如果自己给他生个女儿,他肯定不会放过的,想着他顿时羞红着脸蛋,不知所措的捶打着龙翼。

????一阵扭打,因为两个人还是光着身子的,这一下接触又把龙翼的兴趣调了起来,只见龙玉茹皮肤细嫩,白净,酷似玉脂,骨肉匀称,浮凸毕现,曲线优美,肥腴的后背,圆实的肩头,肉感十足,两条胳膊,滑腻光洁,如同两断玉藕,脖颈圆长宛若白雪,圆圆的脸蛋挂着天真的稚气,淡如远山的柳眉下,一对黑漆漆水汪汪的大跟,泛着动人的秋波,红嫩的咀唇,像挂满枝头的鲜桃,谁见了都要咬上一口,她浑身散发着成熟少妇的温馨和迷人的芬香,缕缕丝丝地窜进了他的鼻孔,撩拨着他那阳刚盛旺的心弦。

????龙翼一下把龙玉茹揽入了怀中,她温顺地斜躺在龙翼宽阔的胸膛上,头在他的肘弯里,圆嫩的,卧在他的双腿之间,两条玉腿曲向一侧,水灵灵的大眼,放射出邪的秋波和挑逗的欲火,“小坏蛋,你是不是又想来了!”

????“你说了,我的好玉茹!”

????龙翼故意的了一下。

????就在这一刹那,龙玉茹灵敏地感觉到,龙翼的宝贝正顶在她那的下方,似乎觉出那宝贝在微微的挑动,又好像那宝贝带着一股强烈的电流,在的附近,发射着无形的电波,通过神经网络,又被成熟的美妇的身心所接收,一种崭新的感受在全身游荡,漫延,滋长,同时也门户大开,涌出一股股,清澈,透明的潮水,又顺着,大小,涓涓地流出,缓缓的浸向直挺棒硬的……

????龙翼并不急于行事,他用长长的手指,以充满技巧去触摸龙玉茹那鼓涨丰满的双乳,她迁就龙翼,把上身挺了起来,他开始是大面积的揉弄,只见那弹性十足的,上下左右的颠颤着,揉到左边,弹回右边,揉到右边又弹回左边,是那样的玩皮淘气,揉完,又揉,直揉得龙玉茹,仰头蹬腿,娇喘吁吁:“哎呀,好痒,好舒服……”

????龙翼边揉弄,边欣赏龙玉茹禁区的各个部位,她的双乳高而挺,似两座对峙的山峰,遥相呼应,山顶两颗浅褐色的,上面有红润透亮,凹凸不平的小小峰窝,两山之间一道深深的峡峪,峡峪的上端,有一颗难以察党的黑痔,下面是一漫平川的、柔软的腹部,由于肥腴、丰满,把肉嘟嘟的肚脐淹埋起来,现出一道浅浅的隙缝。

????龙玉茹的茂盛,因为刚才的几次轰炸此刻变得有点杂乱在馒头似的小丘上,一颗突出的,高悬在的顶端,细腰盈盈,身材羊满,一双玉腿粉妆王琢,柔细光滑,十分迷人。他忘情地在她的双乳上变换着招数,两个细长的手指,轻轻地捏住了,缓缓地捻动着,捻动着……

????“呀,真舒服!”

????龙玉茹声浪语,乳波臀浪,撩拨人心。

????龙玉茹的变得那么肿胀,那么坚挺,纤细的腰肢不停的蠕动,丰腴的,紧压着他那最敏感的,粗大的,挺实的宝贝,龙翼的血液,就好像滚开的水,在汹涌、在沸腾,他的双腿之间火辣辣的,粘糊糊的,正在一浪高于一浪地鼓动。

????这时,龙玉茹的反应更是敏感,她微闭双眼,只觉得在的唇边,好像有一支奔跑的小兔,在草丛中寻找着自己的窝,她不顾一切将小手伸到自己的臀下,一把抓住了那又粗又长的宝贝,龙翼全身一震,接着极力地使身体向上挺起,而龙玉茹更敏捷、迅速、轻盈地使她的身体造成了一个非常美妙的角度,她像一个疲劳过度的人,找到了一张软席,急切地,使劲地坐了下去。

????在这千钩一发之刻,龙玉茹擦着宝贝的小手,灵活而巧妙的一摆动,只听“滋”的一声,又长又大的宝贝,像一张拉满弦的弓飞箭直中靶心,炽热而紧凑的,紧紧地挟住了宝贝,白嫩的拼命的扭动,连接宝贝的也同时狠狠地上顶着,龙翼紧紧地搂着龙玉茹的细腰,龙玉茹又紧紧地攥住他的双手,一阵紧张而激烈的扭臀,龙玉茹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呻吟。

????“……好美……好舒服……”

????伴随着扭动和呻吟,龙玉茹已经大汗淋漓,娇喘吁吁。

????龙翼见龙玉茹实在顶不住,他用力一歪,将龙玉茹一齐搬倒,两人正好侧着身,躺在长长的绣花枕上,龙翼一口气一连猛拉,近五、六十次,直插得龙玉茹一只小手反背过来,不住抓挠着他的,大腿和后背,呻吟连连不断的发出。

????“……翼儿……你顶到……人家的……花………孔了……啊……好痛快…………我……我……我的……宝贝……”

????龙玉茹一阵抽搐,只觉得龙翼那粗大的宝贝,像一根火柱,插在自己的阴,触到,进到了,穿透了心脏,她的全身像火一样的燃烧着,她觉得心中一阵阵的燥热,娇脸春潮四溢,香唇娇喘嘘嘘。

????“好……好……”

????龙玉茹眯着眼睛,觉得这种和风细雨的,好似在云中飘荡、美极了,他一连活动三十多下,每一次顶到,她都是一阵抽搐和,她紧紧咬着咀唇,暴露一种极美极爽的舒畅表情。

????“我受……受……不了……不要……丢精……慢……慢……来……嗯……我……唔……唔……我……快了……啊……坚持……不了……我要了……了……要丢……了……”

????这时的龙翼,好像劲头刚刚上来,他哪能就此罢休,他依然不停地着,而且越插越深入幽境,直插得紧紧的收缩,把宝贝包得紧上加紧,纹风不入,她快活得全身都要散架。

????“哎呀……我……要……丢……了……丢精了……再等一下……” |##

????龙翼越干越起劲,速度越来越快,龙玉茹全身汗水淋淋,挺着,娇躯不住地抖动。

????“哎……啊……唔……唔……我完了……不行了……我就要死了……要升天……了……停止吧……”

????龙玉茹已三十六岁了,自从李天明死后,和苏雅琴一样枯守了这么多年,如今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久旱逢甘霖,大地回春,又碰上了龙翼这个能干的大宝贝,真是被逗得浪态毕现,娇媚万分,那熟透了的身材,全身白里透红,一颤一抖,逗得龙翼欲火更加上升,更用力地干了起来,弄得龙玉茹浑身颤抖,,“乖儿子”、“好翼儿”、“好相公”地乱叫一通。

????不到半柱香功夫,龙玉茹又流出了几次,从开始到停止,龙翼不停地狠顶,或慢插慢拉,或猛抽猛拉,而龙玉茹又紧挟宝贝,兴奋的神经,一次又一次地达到,她全身瘫软,四肢散架,抓挠着,着,美爽之极。

????龙玉茹浑身一阵乱颤泄了身,一股股的涌出外面,喷在龙翼的上,她一下子就软了,过了一会儿,龙玉茹恢复了体力,说道:“翼儿,你累了吧?来,换玉茹在上面,咱们接着来。” 【】

????说着她抱着龙翼转了一,两人上下交换了位置,龙玉茹就在上面半坐半蹲地开始耸动起来。

????龙翼躺在床上休息,欣赏龙玉茹那迷人的跳跃着的双峰,一低头就能看到宝贝在中一出一进的情景,龙翼又伸出手玩弄那两粒红嫩软胀的,龙玉茹半闭着媚眼,微张着樱唇,双颊通红,乌发飘摆,两手扶着膝盖,一上一下、忽浅忽深、前摇后摆、左挫右磨地着,全身犹如盛开的牡丹,艳丽动人。

????“翼儿,这样干,你舒服吗?”

????龙玉茹问道“舒服极了,玉茹,你呢?”

????龙翼说道。

????“玉茹也舒服呀,你知道,玉茹已经有十多年没有这样了,不,应该说从来没有这样舒服过,三十六年了,玉茹到现在才感受到做女人的快乐!”

????龙玉茹断断续续地诉说着,不停地着,速度渐渐加快了,又猛夹了几下,就一泄如注了。

????龙玉茹里的浪水像泉水似地汹涌而出,喷龙翼的上,又随着龙翼的宝贝的往返,顺着宝贝流到龙翼上,两人的都湿完了,又顺着龙翼的大腿、流到床上,床单都湿了一大片,泄过之后,龙玉茹瘫软地伏在龙翼身上不动了,龙翼也被她的刺激得泄了精,一股一股滚烫的,一波波地射进龙玉茹的中,那灼热的强有力地喷她的壁上,每射一下,她就被弄得颤抖一下,汹涌的滋润了龙玉茹那久枯的,她美得都快要上天了。

????“玉茹,还是这么硬,怎么办?”

????龙翼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

????“不行了,玉茹不行了,你这孩子,都泄过了这么多遍,怎么还是这么硬?”

????龙玉茹有气无力地说。

????龙翼把脸伏在她两乳中间,向她撒娇说:“人家硬得难受嘛,好玉茹,就让翼儿再来一次吧。”

????说着,龙翼就要开展攻势,却冷不防被不知何时进来的苏雅琴拉住了。

????苏雅琴从外面回来,早就在门外观看到龙翼和龙玉茹的肉搏大战,只是她没有进来打扰,她想尽量的给他们时间,让龙翼彻底的征服龙玉茹。

????只是龙翼一再将龙玉茹推向,苏雅琴看得惊心肉颤,一来想不到龙玉茹如此能战,二来他们实在太激烈了,让外边观战的苏雅琴都溪水直流,待龙玉茹实在无法承受接下来大战的时候,她才奋不顾身的冲进来,一是要解救龙玉茹,二是也是解救自己的饥渴!

????苏雅琴当即已脱光了衣服,拉着龙翼说:“翼儿,玉茹已泄得太多了,再干下去,你真会要了她的命的,傻孩子,别着急,舅妈会让你软的。” 【】

????龙玉茹一听苏雅琴说话,睁开媚眼害羞地说:“二姐,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就在你骑在翼儿身上的时候进来的。”

????苏雅琴羞着龙玉茹,“我只是不想打扰你们而已!”

????龙玉茹也不示弱,反唇相讥:“二姐你别说这样的话,我还不是步你的后尘,跟你学的?”

????“你不是也享受了?说真的,五妹你的还是这么多,还是这么容易出来,十几年了,你也没变。”

????苏雅琴幽幽地说。

????“是呀,咱姐妹俩都旱了这么多年,也该让翼儿给咱们灌溉灌溉了。”

????龙玉茹也感慨万千。

????龙翼急了,挺着大宝贝说:“两位舅妈,你们别只顾说话,别忘了我正胀得难受呢。”

????“去你的,臭小子,舅妈会不管你吗?要不然舅妈脱光干什么?”

????苏雅琴娇嗔着,龙翼一听,就要扑上去,苏雅琴又拉了龙翼:“急什么?你出了一身汗,也累了,先洗洗身子,等玉茹恢复过来,我们要姐妹齐上阵,一定要把你榨干。”

????“想不到我们姐妹齐上阵,当年是伺候他舅舅,现在却轮到他,唉,真是缘份。”

????龙玉茹羞涩,同时又是无比感叹地说。

????“是啊!”

????苏雅琴也发起了感慨。“好了,不要多说了,快去洗澡吧。”

????“我要你们两个陪我洗鸳鸯浴。”

????龙翼又耍起赖来。

????“好吧,我们一起洗。”

????龙玉茹爽快地答应了,龙翼高兴极了,左拥雅琴右抱玉茹的一起往浴室去,那种快乐简直太美妙了!

????龙翼和龙玉茹赤裸着进了浴室,放好水后,苏雅琴也脱去睡衣,俩人让龙翼坐进浴池,她们就坐在池沿上,一边一个为龙翼洗身,龙翼坐下就刚好看到两双,顺手就把玩起来,起先她们还扭动两下,后来干脆挺了上来,任龙翼玩弄,口中还笑骂:“臭小子,你真的好顽皮,这时候也要玩。”

????“我要玩的多着呢。”

????由于龙翼正坐在池沿上,两个人的完完全全地暴露在他的眼前,于是,龙翼两只手又分别去玩弄两个,红润丰满的,加上乌溜溜的,衬托着的突出美,令龙翼爱不释手,捏着两粒红宝石,揉、搓、捏、拈、按、拉,她们两人的又开始流出了。

????“你们两个怎么流口水了?”

????龙翼故意调戏她们。

????“去你的,你才流口水呢,你这小子,真坏。”

????龙玉茹笑骂龙翼。

????“就是,一点都不正经……”

????苏雅琴跟着娇嗔啐骂。

????两女的莺声燕语,让龙翼心旷神逸,两只手更是不停地在她们两人身上四处游击,不大一会儿,龙玉茹由于刚让龙翼弄泄过六次,所以有些受不了了,对苏雅琴说:“你这孩子真顽皮!”

????“那我就更顽皮一点儿,嘿嘿!”

????听到苏雅琴的话,龙翼笑了一下,然后更加放肆地把手指伸进她们的深处,抠弄起来,弄得她们美得直哼哼。

????龙玉茹和苏雅琴她们也不示弱,为龙翼打上香皂,就在龙翼身上抚摸起来,借着帮龙翼洗澡之名,行“非礼”之实,不停地拨弄龙翼那一直都没软下来的大宝贝,弄得它越来越胀,像冲天炮似的“直指青天”苏雅琴一把抓住龙翼的巨龙,有点惊呼的道:“怎么比之前时更粗大了?等会儿你准会把我们两个的。”

????龙玉茹也仔细看了看然后说道:“他的宝贝比的确比之前时更粗大了,真吓人。”

????她们两人口中喊着怕,其实一点也不怕,要不然两人怎么会握着龙翼的宝贝一直都不舍得放手?

????“好啦,乖翼儿,来干舅妈的吧,舅妈受不了了。”

????龙玉茹被龙翼抓弄得实在有点受不了了,她连忙说道。

????龙翼走出浴池,来到龙玉茹身后,她也从池边下来,自动弯下腰,双手扶着浴池沿,丰满的玉臀高高翘起,红彤彤的花瓣毫无保留地暴露在龙翼眼前,龙翼用手拨开龙玉茹的花瓣,将大宝贝夹在她的两片肥厚的中间来回拨动,并用在她的上轻轻磨擦,逗得她直流,春心大动,猛往后顶,口中着:“好翼儿……别逗舅妈了……二姐……帮帮我……”

????“臭小子,不要再逗玉茹了。”

????苏雅琴说着,用一只手分开龙玉茹的,另一只玉手握住龙翼的大宝贝,将龙翼的塞进那迷人的玉洞口,然后再用力一推龙翼的,“滋”的一声,大宝贝弄进了龙玉茹那久候的洞。

????龙玉茹立刻长呼了口气,显得很舒服、很畅快,而龙翼感到大宝贝在她紧紧的包容下,更是温暖,痛快,龙翼开始,手也在苏雅琴的身上来回抚摸,苏雅琴也帮龙翼刺激龙玉茹,不停地抚摸龙玉茹那悬垂的大。

????龙玉茹被龙翼两人的做法刺激得魂飞天外,口中声浪语,呻吟不绝,“好侄儿”、“好夫君”乱叫一气,过了一会儿,她的丰臀拚命地向后顶,也紧紧夹住龙翼的宝贝,喊道:“用力……用力……快………………啊……”

????龙翼拚命地用力,弄得龙玉茹娇躯一阵剧颤,猛地剧烈地收缩几下,丰臀拚命向后一送,一股热汤似的从她的中喷射而出,龙翼的上,她随之无力地伏子。龙翼转过身,对着苏雅琴就要开干,苏雅琴轻轻地打了龙翼的大宝贝一下,笑骂道:“臭小子,先把你这个又是你舅妈,又是你情人,又是你妻子的玉茹弄到床上,当心着凉。”

????苏雅琴是在取笑龙玉茹,因为龙玉茹在快到时乱喊一通,“好侄儿”、“情哥哥”、“好夫君”都叫了个遍。

????“对不起,我没想到会着凉。”

????龙翼抱起龙玉茹向房间走去,把她放在床上,苏雅琴在龙翼身后说:“你也累了吧,翼儿,躺在床上,让舅妈来。”

????“谢谢舅妈的关心。”

????龙翼躺在床上,苏雅琴跨在龙翼的身上,自己用手分开她那娇美如花的,夹住龙翼的,一分又一分,一寸又一寸地将整个大宝贝吞进了她那“小口”中,开始上下耸动。

????“好爽呀……舅妈……你真会干……干得儿子……”

????龙翼叫道。

????“好孩子……亲侄儿……顶住舅妈的了……哦……”

????苏雅琴也也浪的叫着。

????此时龙翼看不到苏雅琴平日的矜持,那上下耸动的娇躯,那蚀骨销魂的呻吟,使龙翼快疯狂了,龙翼配合着苏雅琴上下的节奏,向上着,双手抚摸着她胸前那不停上下跳跃的,这下刺激得苏雅琴更加疯狂,更加兴奋,上下得更快更用力了,玉洞也更紧地夹着龙翼的宝贝,也更加快速地蠕动吸吮着,这时龙玉茹也恢复过来了,见他们两个都快,就用手托着苏雅琴的玉臀,帮助她上下着。

????“啊……我完了……啊……”

????苏雅琴娇喘着,高喊一声泄了精。

????“等一等……我也……”

????龙翼在苏雅琴的刺激下,同时泄了出去,阴阳热精在苏雅琴的中相会了,汹涌着、混和着,美得两个都要上天了。

????苏雅琴趴在龙翼身上,脸伏在她的胸前,不停地喘着气,脸上带着满足的微笑,温柔地吻着龙翼,龙翼也搂着她,享受这母子灵肉相交的至高无尚的绝妙快感,苏雅琴搂着龙翼翻了个身,将龙翼带到她身上,媚声说道:“乖翼儿,在舅妈身上睡吧,舅妈的肉软不软?”

????“软,太好了。”

????龙翼趴在苏雅琴身上,苏雅琴一身白嫩的肌肤,如棉的,柔若无骨,压在身下妙不可言。

????龙玉茹这时也躺了下来,说:“好翼儿,还有一个舅妈呢。”

????于是,龙翼趴在两位舅妈那柔软的玉体上,而两位舅妈也一人送给龙翼一个香吻,龙翼一边享受着两女的吻,一边抚摸着她们的胴体,当苏雅琴和龙玉茹都娇喘吁吁的时候,龙翼毫不加掩饰的再次将苏雅琴、龙玉茹同时推倒在床上,并排放在一起……

????三个精光赤裸的男女忘情地沉溺在海中合体着行云布雨,龙翼狂野猛烈地撞击轰炸,平素端庄的苏雅琴柔媚放浪纵体逢迎,有着高贵夫人一样风情的龙玉茹此时正放浪地婉转承欢。

????龙玉茹那羞红如火的丽靥暂态变得苍白如雪,娇啼狂喘的樱桃小嘴发出一声声令人血脉贲张、如痴如醉的急促哀婉的娇啼,苏雅琴顿时娇躯剧震,一双雪臂紧箍住龙翼的双肩,一双柔美纤长的雪滑玉腿紧紧夹住他的腰身,一阵阵难言而美妙地剧烈痉挛、抽搐,丰姿姣媚娇艳迷人的玉靥浮现出如登仙境似的畅美春笑,凹凸有致香肌玉肤的娇躯透着晶莹的点点香汗无力地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无比的羞意,秋水盈盈的杏眼不胜娇羞地一闭,螓首转向里面,羊脂白玉般的芙蓉嫩颊羞怯得醉酒一般红艳欲滴,就是连耳珠及白皙的玉颈都羞红了。

????龙翼双手一用力,腰杆一挺,一手抱住苏雅琴浑圆雪白的柔软玉臀,一手搂住她纤滑娇软的如织细腰,站了起来,美丽绝色的苏雅琴又羞红了小脸,娇羞怯怯地一声声不由自主地娇啼轻哼,她不敢抬起头来,只有把羞红无限的美丽螓首埋在他肩上,一对饱满可爱的娇挺也紧紧贴在他胸前,那双雪白玉润、纤滑修长的优美玉腿更是本能地紧紧盘在龙翼身后,死死夹住他的腰,因为一松她就会掉下地来。

????当又一波来临时,苏雅琴一阵急促地娇啼狂喘,“啊……”

????一声凄艳哀婉的撩人娇啼从春色无边的室内传出,苏雅琴雪白晶莹的娇软玉体猛地紧紧缠着他的身体,一阵令人窒息般的痉挛、哆嗦,樱口一张,她银牙死命地咬进龙翼肩头的肌肉中,矜持贤淑的苏雅琴再一次体会到那令人的交欢。

????也不知道他们翻云覆雨地疯狂欢好了多久,只见龙玉茹星眸半睁半闭,桃腮上娇羞的晕红和极烈后的红韵,令绝色清纯的丽靥美得犹如云中女神,好一副诱人的欲海春情图。

????经过这几度香艳刺激又销魂蚀骨的性后,龙玉茹犹如盛放的鲜花般瘫软在龙翼身下,她半眯着一双媚眼,如丝缎般粉嫩娇滑的雪白胴体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香汗,圆润的双肩和平滑的都在轻微的颤抖,胴体内散发出阵阵催情的幽香,龙玉茹娇喘着,口鼻中喷出来的热气芬香甜美,胸前那双傲然挺立的雪白亦随着她的喘息上下颤抖起伏,映起一片雪白乳光,上两颗挺立的粉红乳珠微微翘起,似是在与她娇媚的面容争妍斗丽,她那柔若无骨、纤滑娇软的全身冰肌玉骨一阵阵情难自禁的痉挛、抽搐……

????龙翼兀自屹立不倒,雄风挺拔,他搂抱着苏雅琴温言软语道:“玉茹,下面让我来给你们破处吧?今天可是我们三人的洞房花烛夜,一刻值千金啊!”

????“人家哪里还有什么破处啊?坏蛋相公!”

????龙玉茹媚眼如丝地娇嗔道。

????龙翼在她柔软白皙的耳朵上低语了一句,龙玉茹娇羞妩媚地啐骂道:“坏蛋相公,你好坏!”

????苏雅琴不知道他们说的什么,但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含羞带怨地看着,也不知道他又要玩弄什么花样。

????龙翼看龙玉茹没有拒绝,又不失时机好好奖励了她一番,他吻住龙玉茹柔软湿润的鲜红香唇,轻缓地柔吮着那饱满、肉感的玉唇,又吻卷住她那羞答答的娇滑兰香舌,久久不放,直吻得龙玉茹娇躯连颤,瑶鼻轻哼。

????龙翼的嘴一路往下滑,吻住一粒稚嫩玉润、娇小可爱的嫣红葡萄,一阵柔舔轻吮,吻了左边,又吻右边,然后一路下滑,他一直将龙玉茹吻吮、挑逗得娇哼细喘,胴体轻颤,美眸迷离,桃腮晕红如火,冰肌雪肤也渐渐开始灼热起来,玉沟中已开始湿滑了,他这才抬起头来,吻住美眸轻掩的龙玉茹那娇哼细喘的香唇一阵火热湿吻。

????龙翼咬住龙玉茹那正狂乱地娇啼狂喘的柔美鲜红的香唇,企图强闯玉关,但见龙玉茹故意地羞涩地银牙轻咬,不让龙翼得逞,最终还是羞羞答答、含娇怯怯地轻分玉齿,丁香暗吐,龙翼舌头火热地卷住那娇羞万分、欲拒还迎的美妇香舌,但觉檀口芳香,玉舌嫩滑、琼浆甘甜,含住龙玉茹那柔软、小巧、玉嫩香甜的可爱舌尖,一阵邪地狂吻浪吮……龙玉茹樱桃小嘴被封,瑶鼻连连娇哼,似抗议、似欢畅。

????此时,龙翼的色色手指抚摩揉捏玩弄着龙玉茹的玉腿粉股,紧涩的菊蕾,他将她沟壑幽谷里面流出的汁液抹进菊蕾内外。

????龙翼突然腰身用力一顶,凶猛巨大再一次冲破了重重的障碍,狠狠地向龙玉茹菊蕾深处钻去……一阵汹涌澎湃的痛楚把龙玉茹拉回了现实,这时,龙翼的庞然大物已开始强力地抽动,毫不怜惜地向她发动了最残酷暴虐的破坏,龙玉茹只觉得疼痛如裂,像是快要被龙翼的庞然大物割成两半似的;这真的好比第一次破处,不,比当初破处还要疼痛!

????龙玉茹绝望地摇起头来,向龙翼发出了楚楚可怜的求饶,向苏雅琴发出了风放浪的求助,一时间,散乱的秀发在风中无助地甩动,豆大的泪珠和汗珠在夜空中飞散。

????龙翼在龙玉茹的菊蕾内横冲直撞,她的紧紧地夹着他,每一下的抽、插、顶、撞,都要他付出比平常多几倍的力量,但也带给了他几十倍的快感,这时,别说他听不到她的求饶,就算听到了,在这失控的情况下,他也不可能停下来,他只能一直的向前冲,不断的冲、冲、冲……

????他只觉得龙玉茹口的一圈紧紧地住勒他的根部,那紧束的程度,甚至让他感到痛楚,然而,那一圈后面,却是一片紧凑温润柔软,美如仙景,龙翼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抽后,这时,龙玉茹双手一紧,已抓住了龙翼的手臂,指甲深深地陷入了他的肉中,脸上神色似痛非痛,似乐非乐。

????龙翼进出已不像之前的艰涩,龙玉茹只觉菊蕾痛楚慢慢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又酸又软,挠人心烦的异常快感……

????龙玉茹不断,艳绝天人的她那双醉人而神秘灵动的星眸此时半眯着,长而微挑睫毛上下轻颤,柔和挺立的光润鼻端微见汗泽,鼻翼开合,弧线优美的柔唇微张轻喘,如芷兰般的幽香如春风般袭在龙翼的脸上。

????龙翼耕耘得更加卖力,此时此刻,龙玉茹芳心深处已被他完全挑起,兴之所至,纵然理智尚在,却已无法阻止本能的需索;菊蕾内外胀痛虽未全消,却已被异样的快感完全盖过,畅快感如浪拍潮涌般扑来,舒服得她浑身发抖,顿时间,什么羞耻、惭愧、尊严,全都丢到一旁了,不但不再求饶抗拒,还本能地耸起了丰臀,龙翼大举,他的攻势也慢慢地展了开来,开始起龙玉茹又紧又热的,很快就将龙玉茹的完全挑起,软语呻吟之间,谷中春泉又不断潺潺流出,纤腰更是前后不住挺送,迎合着龙翼的攻势,嘴中发出了鼓励的呻吟……佳人纤细的柳腰本能的轻微摆动,似迎还拒,嫩滑的花唇在颤抖中收放,龙玉茹感觉菊蕾一种很难形容,涨涨的,酥酥的满足感。她已经喘息呻吟着接连泻身。 【】

????美妇苏雅琴看得也是动情到了极处,爽的神魂颠倒,她方娇喘吁吁,就被龙翼扑倒在下面,干涩疼痛很快过去了,苏雅琴感到谷道都被塞的满满的,他在她的胴体内着,佳人彷佛置身仙境,一道又一道无法言喻的快感震撼着她每一寸肌肤,她痛快的发出惊天动地的,连续达到前所未有的,龙翼一手压住龙玉茹的粉背,一手扶住着她纤腰,压得苏雅琴一双玉臂根本撑不住床,只有隆臀高高挺起,迎上龙翼在她菊蕾内一下接着一下的大力。

????龙翼也在苏雅琴菊蕾深处疯狂,放开架子,使出浑身解数,感受佳人逐渐产生快感的同时自己也享受着佳人那美妙,娇嫩所带给他的,飘飘然,如登仙境的余韵,突然机伶伶的一个冷战,龙翼发出了一声野兽般的怒吼,同时,庞然大物向苏雅琴的深处急冲;迷糊间,佳人只觉得身体里那可怕的东西突然震动了起来,一缩一胀间,一股股的热流喷进了她的菊蕾深处。

????菊蕾深处被龙翼滚烫的岩浆一冲,苏雅琴也到达,她婉转呻吟,在与龙翼共赴巫山下,攀上了一次又一次的快乐高峰。

????一阵云雨交欢、颠鸾倒凤,只见床上三具一丝不挂的翻滚、缠绕……

????三个疯狂的男女舍死忘生地交配、疯狂合体,汹涌的玉液浸湿了龙翼的庞然大物,并渐渐流出花房口,流出玉溪,流出沟壑幽谷,湿濡了一大片大红鸳鸯的床单……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