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7章 调教母后-猎艳江湖 bet356娱乐场官网_bet356官网app_下载 bet356

猎艳江湖

第177章 调教母后

c2017-2-14 11:40:59Ctrl+D 收藏本站

????看到龙翼帝王将相般的号令着自己,那种阳光般带着霸王的气息更叫母后李紫曦喜爱,她一直都喜欢那些阳光、帅气、健壮的男人,更喜欢阳光男孩子的性格里带着一种霸气,一种威慑于无形中的豪情气魄,对着这类的男人,母后李紫曦无疑是最喜欢,更加的珍爱有这种的男子气概青年,所以她才可以放下自己的身段,成就龙翼!

????在皇宫里面,自己已经是母仪天下了,但是并不快乐,只有龙翼出现之后,她才明白作为女人的快乐,甚至可以为龙翼做一切……当然,这前提是没有其他人看到的情况下,毕竟她的身份还是龙翼的母后。

????听到龙翼这么说,母后李紫曦呻吟的道:“嗯……嗯……那皇儿要好好的爱哀家哦……别只一味儿的狂劲猛力的干……哀家会吃不消的……”

????母后李紫曦小脸羞得就像印上了大红,两张粉白的小脸透出了红润光泽,她现在内心里涌出一种前所未有的疯狂,她要在龙翼面前做着妓女一般的浪态来取悦客人,不过,她现在取悦的是自己心爱的男人,她心甘情愿的做着这份即羞涩又刺激姿态。

????母后李紫曦慢慢的蹲在地上,她先双手撑着柚木地板上,之后再是把自己的蚕丝袜长腿慢慢的屈膝撑地,随后她抬起自己的羞红小脸来,高翘的美臀和那细柳般的小腰搭起一座完美曲线的人肉桥梁,抬起来的小脸尽是羞红的彩霞和那动人的怜悯神情,看得龙翼在椅子上都坐不住了,恨不得把这皇太后凤仪锦衣的美女犬拥在怀里好好的怜爱,可是他现在还不能激动,他要看这母仪天下的皇太后穿着凤仪锦衣像般的爬过来服侍自己,看着她那高贵冷艳的娇美神情在自己为自己服务,那将是一件多么令男人都羡慕的高尚情呀,想到这里,龙翼又是一阵激情澎湃、斗志昂扬。

????每个男人都是自私自利并自狂的,龙翼也不例外,母后李紫曦早已在他的承欢过,她的姿浪态他早已是见识过的,可他今天见到却是另一种兴奋,他真的不知这位皇太后还会有多少惊喜给自己,惭惭的,龙翼对这位高贵得让人都退舍三分的皇太后不由的更进一步的珍惜与怜爱了,他在心里默默的说:无论如何,她的神态、她的荡、她的姿,只有自己能看能拥有!

????“爬过来呀……我的母后娘子……你真的是太迷人了……你的美貌是那么的高贵娇艳,你真的太让皇儿着迷了……快……快……爬过来,过来好好的服侍一下你的皇儿吧……朕会好好的怜爱你一番的……”

????坐在椅子上的龙翼看得母后李紫曦摆着一付高贵的美女犬的样子,真叫他坐立不安真想马上把她按在地板上就狂一番。

????“嗯……皇儿……你的母后就要爬过来了,你兴不兴奋呀?”

????母后李紫曦见到自己摆了一个犬爬样,自己都不由的感到脸红耳赤,可是她心里一直都惦记着心爱男人的肆好,她知道自己现在已是摆成了一个犬样,其目的就是为了取悦自己的爱人,无论是自己的身心满足,还是自己的未来幸福,都掌握在龙翼的手中了,自己的形态都已是浪无耻了那那就更不在乎自己的语言羞涩了,所以她很大方的向着自己的皇上说出这么下贱荡的话来。 【】

????“哈哈……是呀……是呀……朕太兴奋了……快爬过来……朕的母后……朕的母后娘子……”

????母后李紫曦听着皇上爽快的笑声,不但不感到羞辱反而在内心里产生一丝快感。她慢慢的四肢着地的爬着,一边慢慢的爬一边还时不时的抬头看向坐在椅子上的男人,不时的向他抛一抛媚眼浪态,又是惹得龙翼心跳加快一番,好在龙翼没有心脏病,不然一定会被母后李紫曦那荡样激得暴血管而亡。

????此时的母后李紫曦正像一只向主人献媚的小,她一边慢慢的爬一边有意无间的摆动着前胸后臀,紧身的套装上衣紧紧的包住那饱满的,在她的弯腰爬中胸脯上的两团丰盈娇肉的挂在她的前胸上,丝蕾花边在衣领处透出了一小块来,因为是垂挂的缘故,刚好坐在椅子上的龙翼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两团圆润腻滑,在蚕丝里掉出了大片雪白如凝脂的,两团之间夹带着一条深深的,看得龙翼更口干舌燥了起来。

????而母后李紫曦爬行中,短狭的套裙被扯拉缘故,下半身段的美白嫩肌的修长大腿露出了一节出来,那一节刚好没有红色蚕丝袜掩饰,大片的雪白在红色的蚕丝袜海洋里格外显眼,看得这两条修长结实笔直的美腿屈膝在地板上缓缓爬行,龙翼心里一颤真想把她位在怀里好好的在这嫩白长腿上抚爱一番,更希望用这红色蚕丝袜来好好的磨擦自己发烧的身体。

????母后李紫曦一片缓慢的向前爬行,一边不断的挺起自己圆润的,在那红色狭窄的凤仪锦衣下更显得翘臀圆润有加,特别是在她一边爬行一边的翘臀,更能突出她的弹实美臀来,那个圆圆的美臀曲线直直的落在龙翼的眼里,真想这样的跪立在她的身后,用粗涨的大龙棒就从她的美臀细缝里顶进去,好好的用来感受一下美女皇太后那凤仪锦衣下的翘臀弹力!

????穿着凤仪锦衣的母后李紫曦似乎掌握了“投机取巧”手段,她慢慢的爬还一边向高高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抛媚眼甩态,以往那冷艳凝霜的面容早已是抛向九宵宫殿上,现在的神态就是一只美女母犬般的讨好主人的欢心,她尽量把自己自身条件运用得淋漓尽致,不但一边爬行还一边展示着她的风,她还用自己从没使过的媚态浪样来取悦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其目的就是为了让椅子上的男人更疯狂的爱上自己,喜欢上自己。让他从此迷恋自己的身躯与娇情。

????龙翼坐在椅子上不安定的看着在柚木地板上慢慢爬行的美女犬,母后李紫曦的一举一动都牵引着他的神经中枢,特别是看到她一边爬还一边自摸,她一边用一只手在爬行,一边用一只无骨玉手摸向自己的胸部,一时摸自己的揉搓,一时把丰盈的挤成一团,那条原本就很深的堪比太平洋的深沟,直直的吸引着龙翼的眼球。

????摸完的玉手则向自己的小胯里摸去,母后李紫曦不但在自摸起来,她还陶醉于自己的手中,一边慢慢的爬行一边有气无力的呻吟着,那动人的呻吟声犹如天籁之音般的击打在龙翼的耳膜,她的娇爽呻吟喘着粗气的颤音犹一台超重低音炮喇叭重重的打在他的心窝里,他的呼吸开始再次加重加粗,他不由自主的把手伸在自己的帐蓬上揉搓,希望借此来消消自己的狂燃欲火。

????母后李紫曦一改往日的高贵冷艳的神态,现在的她说有多就有多,说有浪就有多浪,全身上下泛起了阵阵颤栗,小小的粉脸红得相当的可爱,迷离的美眸越来越重,刚才还是水旺旺的秀目现在已是一阵浓浓的水雾。

????母后李紫曦终于爬到龙翼的跟前,她这一小段路程像是走过了千万里一般的气喘吁吁,来到心爱男生的跟前时,她的小脸还处于绯红娇媚的状态。她趴在龙翼的大腿上伏在壮实的腿面上好好的喘气休息,小嘴唇不但丰感红润有光泽,她的小脸也是一样的白里透红浸透出欲的绯色,盯着她高度起伏的胸脯,龙翼喉结又是一阵蠕动的在吞口水,龙翼伸了伸出自己的手按在这团起伏不定的饱满胸脯上,一只手隔着凤仪锦衣不断的揉搓着饱满的,另一只手则是从衣领口处伸了进去,手很熟练的就滑入了蚕丝内,像搓面团一般的揉搓着母后李紫曦的豪乳。 |||网|||

????在龙翼停住大手的坏动作时,母后李紫曦才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等到气息较为平稳后她才跑坐在龙翼的跟前,象小媳妇般轻柔的龙翼的裤子,只见那大龙棒被一条红色平角所裹住,那里早已是一团肿肿的大包,的体形棒状很清晰的勾勒出来,看着这一条让自己喜欢得疯狂的大龙棒,母后李紫曦心里一阵心喜身欢,大量的液体又从她的体内涌出来。对着这根随时都能捅进自己体内的巨物,母后李紫曦除了有快乐之外就是对它爱惜有加,之前在龙翼的公寓里所感受到的快乐画面,现在又是历历在目的重演,一想到自己心爱的男人巨棒干进自己体内,就情不自禁的敏感了起来。

????见到龙翼那心急如火烧的焦急模样,母后李紫曦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成就感,一种发自内心的豪爽快感。只见她耸上前身贴近龙翼的,之后就是跪坐在两腿交叉中间,她轻轻的拨下凸满的平角,因为龙翼是坐在上方的位置,她只能更靠前的才能脱去皇上的,孰不知一脱下到下方时,坚硬的发涨大龙棒一下弹了出来,重重的打在她的娇红小脸上“啪”的一声脆响。

????随后一只葱白嫩手紧紧的捉住正在上下弹跳的大龙棒,一只小手还握不住棒身,母后李紫曦吃惊的看着突出来的硕大蟒头,青筋错纵交横、棒身粗壮如棍状、发亮叠头如蘑菇花展开,虎虎生威的沟渠直指着母后李紫曦的小鼻子,粗壮狼狰的凶手的样子难怪会吓着她一跳。

????“没有打痛你吧……母后……”

????龙翼挺着粗涨的大龙棒坐在椅子上坏坏的笑问。

????他看到母后李紫曦这样的帮自己脱一定会被发硬的棒子打中的,原本他想提醒一下母后李紫曦注意的,可是一看到母后李紫曦那发浪的态,龙翼就打断了告诉她会被棒子挨打的事项,他想看一看娇艳的被自己大龙棒抽到脸上的情景,那一定是大快色男之心的,果然不负自己的所望巨棒真的在她的娇嫩小脸上重重的打了一巴掌,看得龙翼色心大快了起来,并把他的虚荣感一下子就填满了起来。

????“嗯……好痛……皇儿的大龙棒真坏……打在母后的小脸上……噢……火辣辣的疼……它怎么这么喜欢抽母后的脸呀……硬硬的……就像马鞭一般……”

????母后李紫曦跪在大龙棒面前,一只小手摸了摸自己挨抽的小脸,一只小手则是紧紧的握住这根弹跳的大龙棒。她的小脸绯红印上彩霞,迷离的水水秀目直盯着这根不握住的大龙棒,美女看着粗棒的眼眸子中透出一种亮彩,绯红的小脸已不是红润娇艳,更多的是饿鬼见到美味佳肴一般的放光彩来。

????“哈哈,母后,这不是马鞭,是龙鞭,知道吗?朕乃真命天子,是龙!”

????龙翼说道。

????“对,是龙鞭,哀家说错了,只有龙鞭才有如此巨大……”

????母后李紫曦用两只无骨玉手轻轻的捉住龙翼那指天的巨炮,巨根长得两只小手捉住巨炮还无法把硕大发亮叠头捉住,透露出来的硕大无比叠头正挺在母后李紫曦的面前,那条褐色的蘑菇头很威虎的往两边延伸开来,中间一条深不可测的马发沟渠里正渗着丝丝亮晶晶的男性春水蜜汁,亮晶晶的春水蜜汁水珠犹如镶一枚夜明珠正闪着靡色光泽,看得母后李紫曦美眸都忘记眨了,直盯着渗出液体来的地方,一边看着一边伸出自己的小香舌在唇边上轻舔慢弄着。

????因为被母后李紫曦无骨玉手轻轻的握住的关系,龙翼感到一束束凉意从棒身上延续开来,使紧绷发热的身体得到了一丝丝的缓解,不由的用内劲耸了耸下方,受到了内劲的加力的巨棒在美女的小手里挺了了起来,这一弹跳变化使得母后李紫曦对着这根调皮的大龙棒更加的喜爱了起来。

????不等龙翼发号施令就迫不急待的嘟起嘴唇来,螓首一低轻轻的在龙翼的亮晶晶上吻了一下,并伸出小小灵舌的前端把这男性的春水蜜汁卷绕进了嘴腔里,母后李紫曦把香舌缩回到自己的嘴腔里,并好好的品味着香舌上的液体味道,秀眸小脸全是陶醉的神情,就好像在品尝着一道美味的大餐,美女这一陶醉的神情看得龙翼又是一阵心跳加快、欲血沸腾了起来。

????母后李紫曦对着龙翼抛一个媚眼,像似吃着什么大餐似的甜甜一笑,说完就张开性感的小嘴巴又是螓首一低,把龙翼那指天的巨炮前端纳入了小嘴巴里,一时间硕大无比的亮晶晶蟒头就把母后李紫曦的嘴巴撑得涨涨满满的,在还没有适应这根巨棒的尺寸时,母后李紫曦只有用涂着口红的两片丰润嘴唇紧紧的夹住蟒头部份,而纳入口腔里的蘑菇状蟒头正被灵巧的香舌卷绕着,借助鼻孔的呼吸,母后李紫曦的小滑舌在口腔里不断的狂卷着龙翼那亮晶晶叠头,小嫩舌在蟒头沟渠里直钻直窜,舌尖不断的在沟渠里舔扫着,像似要把龙翼里的污垢都要出来,灵巧的小舌疯狂的扫荡着里的四周八面,就连刚刚浸出来的男性春水蜜汁也不放过的卷绕在舌头上,送在自己的喉咙深处汇聚成水液吞在自己的小肚子里。

????慢慢的,母后李紫曦开始适应了龙翼粗涨的棒身尺寸,先是一点一点的往嘴腔里含进,刚才还露半个在外的大龙棒就这样的被母后李紫曦慢慢的吞食了进去,最后,龙翼的大龙棒有三分之二没入在香滑的口腔里,而灵巧的小香舌并没有因此而阻障到它的四周活动,借助口腔里的唾液越来越多,滑潺潺的口水不断的从舌腺里涌了出来,把整个嘴里的浸泡得像腌萝卜一样,湿淋淋的大龙棒直直的挺在美女的口腔里,而四周正被灵巧的香舌卷绕着,从大龙棒的圆柱肉身的上部滑到下面、再从的前端卷绕到的轮廓四周,这条香舌都无不遗力的在作着它的本职工作,对着花冠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前前后后都是无微不至的照顾着。

????龙翼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一边享受着母后李紫曦的口舌服务,一边看着埋头于自己的凤仪锦衣美女,视觉冲击得让他爽翻了天,更何况四周传来的阵阵酥麻快感真叫他流连忘返,他只能半躺在椅子上被刺激得不断的呻吟。

????母后李紫曦身穿凤仪锦衣的跪在龙翼的,不但不感到羞辱反而有一种要被奸服的快感,特别是感到自己的口腔被涨得呼吸困难也不顾,她只知道卖力的丢动自己的小滑舌在巨棒肉肌上来回的卷动着,目的就是为了让这根把自己干得要生要死的大龙棒败在自己的口腔内,败在自己的香舌红唇中。

????母后李紫曦吮吸了一段时间后,她轻轻的用舌头顶出这根巨棒,当全退出在自己的口腔外,美女皇太后又轻轻的用手握住硕大的粗茎身段,见到上面全是自己的滑潺潺口水津液,在灯光的照射之下十足就像美女手拿着一根冰棍,油光滑面的闪烁着靡的锋芒来。

????“怎么比上次好像又粗大了一些呢?”

????母后李紫曦一脸的不解的问。可她的小手却是轻轻的握住滑潺潺的不放,还有时不知是惯性还是无意识的,她的葱白小手轻轻的撸动着龙翼的大龙棒,食指借着唾液很灵活的在前端上划拨着,同一时间里有从里浸出来就被这只纤细的手指给抹去,那指灵活的食指把男性的涂抹在四周,特别是划在沟渠时,食子则是轻轻的在此处多划几圈以慰皇上硬棒之苦。

????螓首一低小嘴又再度张长把指天的大龙棒含入自己的口腔里,不断的做着吞进顶吐的动作,时不时的做着蠕动喉咙收紧咽喉肌肉,把龙翼的指天巨棒慢慢的往里塞,直到把整条粗壮的大龙棒吞在喉咙的最深处,在她蝶首抵在龙翼的上时才停止吞咽大龙棒的动作,整个过程缓慢而又刺激,狭窄的腔道、浓浓的唾沫、滑滑的喉管、不断收紧的嘴巴,还有停留在上的温柔小手,这些都是产生男女快乐的根源。

????龙翼一边感受到自己大龙棒在母后李紫曦狭窄的腔道里所挤压的快感,性感的小嘴皮子紧紧的夹住棒柱身段,而滑动的舌头则是在棒身上来回的卷绕着,在滑潺潺的腔道喉管里,硕大的被无情的挤兑着,特别是尖端区域更是紧紧的被喉节管道滑肌压迫,狭窄的湿滑潮润腔道里蟒头被紧紧的挤兑,一束束的快感就从区域里产生,大量的喉结肉肌因呼吸而蠕动着喉管,滑潺潺的喉管像一只裹得紧紧的小手在轻柔的撸动着龙翼的大龙棒,爽得他直打冷颤,直麻酥畅起来。

????母后李紫曦吐出了龙翼那粗壮的大龙棒,刚一退出自己的嘴唇外,她很自觉的就用无骨的象牙玉手接住,整条巨棒都粘满自己的浓沫,在亮晶晶叠头前有一束与自己的嘴唇连成一线,完美的弧线搭起褐色大龙棒与烈焰红唇的桥梁,在头顶的探照灯光的照射之下,竟闪动着乱红靡的色泽光芒,在龙翼与母后李紫曦的四只大眼里发出诱人的信息。

????母后李紫曦好象对龙翼这种好色的想象力极力在讨好似的,不但不觉得恶心下流反而觉得欢爱上添加了更多的情趣,不由的嘻嘻笑笑的对着自己的皇上,她还不断的对着坐在椅子上的龙翼抛媚眼甩姿,她还不断的在上卖力的服务着,不管是舌头还是嘴腔,不管是舌尖还是红唇,都无不一一的在这条八寸地盘上尽显自己的怜爱,把从上到下、从前到后、从左到右,之后又从下回到上、后到前、右到左的再前行细致的服务,就连龙翼那不断收缩的也不放过,小小的舌尖在褐色的面前来回的扫荡着,那根软柔滑润的舌尖还想钻进他的似的,不断的在龙翼的菊花口处俳怀回来着。

????不管再怎么端庄的美女,再怎么高贵怎么有气质的皇太后,只要她喜欢一个人,只要她爱着那一个人,她就会在他的面前把自己不为人知的一面表露得淋漓尽致,而且还是不为遗力的去讨好自己心爱的男人。现在母后李紫曦就是这样的一位充满爱意的女人,她爱上了这个让她欲罢不能的儿子,心甘情愿的为他奉献自己的一切,更何况只是男人在欢爱上的一点情趣?

????母后李紫曦果然是母仪天下皇太后,她一举一动还带着镜头前那高贵气质皇太后的神韵,抬头昴望美眸中透出一泽明亮的晨光,挺直凤仪锦衣包裹住的小蛮腰,跪立于柚木板上的端庄仪态,饱涨的胸脯透出一股英姿飒爽风采,再看她重新涂脂抹粉的秀丽容颜,高贵大方不失美得动人的气质都让龌龊的人不敢直视。

????现在龙翼真的不敢直视这对明亮瞳瞳有神的大眼和母后李紫曦那高贵傲艳的风采,她真的是太动人了,就算她现在手里握着是他的大龙棒,跪立于自己的胯前,她的气质一样还是这么高贵,一样的艳丽动人,能拥有她真的是他人生的一大性福呀!龙翼傻傻看着跪立于他的凤仪锦衣美女皇太后,心里无限的感叹的想。

????见到母后李紫曦这么陶醉的吮吸自己的手指上的春水蜜汁,龙翼也不由的伸出舌头来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那蛋清般的春水蜜汁对男人来说应该是极品,正所谓采阴补阳嘛,自己也应该的吃一吃这上等甘露才行,打定了主意之后,龙翼也想品尝品尝一下这位高贵小的春水蜜汁。

????说实在的,母后李紫曦白嫩的肌肤犹如水做,白里透红的肤色让他觉得这么健康的女孩子流出来的春水蜜汁一定是男人大补液体,看!母后李紫曦流出来的液体清如泉水,随着一波一波而来的潮击,从她鲜红的里流出来的液体是那么的浓烈清黏,缓缓而下的蛋清液体犹如一股浓密的糖浆,不断滴在地板上的清浓浆蜜惹得龙翼一阵眼馋,恨不得把滴在地板上的所有甘露都流进他的嘴里好好的品尝品尝。

????母后李紫曦早已摆好了一付任人的姿势,只见她趴在机舱的地板上,前段微微的向前倾而小蛮腰以下的部位则是高高的翘起来,上衣凤仪锦衣早已脱去肚兜早已被她自己拨在胸膛上,一对雪白的大乳紧紧的贴在铺着地毯的地板上,两颗鲜红的大葡萄果粒被无情的挤向两边,它们正向龙翼展示着诱人的芬芳;而小小蛮腰则是曲线般的弯曲着连接着高翘弹实臀部,那凤仪锦衣锦衣裙早已被她撩拉于腰鼓上,白花花的翘臀正展示着它的傲人风采,松张有驰翘臀正浑圆的暴露在龙翼的眼前,那是一座雪白的大山耸岭,两片娇嫩的肌肤正紧紧的夹住细缝里的幽谷,看着那条小巧的T 字丝边被拨到一边去,那涓涓流水的鲜鲍正从中间淌出诱人的蜜浆来,而那只纤细的中指正在细缝中自由的进出,每每抽出一刻即带出大量的蛋清液体来,打湿了翘臀两片的嫩肌、打湿了两片正充血的花瓣,也打湿了龙翼那鼓着大大的牛眼睛。

????“呀……受不了……太他妈的诱人了……看着这么诱人的甘露……朕要好好的品尝品尝……”

????龙翼再也受不了那色诱的春光,他大步的从椅子上趴了起来,快速的就蹲在母后李紫曦雪白柔润的美臀上。

????只见龙翼用大手扳开两团肥美的臀肉,再看到小巧的T 型早已是拨到花瓣边上,两片充血的粉色唇肉正鼓鼓的涨裂着。龙翼用打篮球练武功的粗糙手指扳开两片充血的唇肉,只见湿淋淋的唇肉上早已是红根斑斑,唇肉上的皱褶正在不断的颤栗着,好一副粉色唇肉汇响春秀图,细心的龙翼发现了一个有趣的景观,那就是母后李紫曦的花瓣边大边小的左右敞开着,就像她那性感的丰唇一样的可爱动人。

????龙翼再把目光移到那两团细细的小芽上,这两小团嫩芽正有节奏的收缩着,鲜红嫩芽也被春水蜜汁浸泡得靡色迷香地正展着迎宾的架势,这两对娇嫩的被涓涓而淌的春水蜜汁侵袭油光细腻,看得他恨不得一口含在嘴里好好的品尝一番;而母后李紫曦的那只小小的中指,正在这两团的红进进出出,每每抽出时就带出大量的蛋清式的液体,把纤细的手指浸渍得靡光亮有泽,看得龙翼忍不住的伸出自己的大舌慢慢的贴在这片娇嫩的土地上。

????“啊……皇上,好烫人的舌头呀……噢……”

????当龙翼那粗粗的舌头贴在娇嫩的门红肉时,母后李紫曦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发出一连串的销魂呻吟声。

????“好肉呀……嗯……好多的浪水呀……朕要好好的喝一喝……以解朕心头之渴……喔……好鲜甜的春水蜜汁呀……母后的蜜汁真的不错……哗……又流水了……呀……真不错……”

????龙翼伏在母后李紫曦的翘臀上,两只粗粗的大手指边扳开大小不一的唇肉,炯炯有神的大眼盯着两片唇肉下的春光,那里是雨靡靡、晨雾浓浓的展示着她诱人的风景,龙翼伸出舌并用舌尖轻轻的在两片唇肉里探索着,宽厚大舌紧紧的贴在娇嫩的唇肉上,象舔冰棒一般的着唇肉中的汁液,火热的舌头在油光滑道里来回的着,舌头上的颗粒紧紧的贴在鲜红的小唇肉上,龙翼要让舌苔颗粒在娇嫩的小上磨擦,想要把嫩滑的小变成粗糙的砂布。

????可是任他的舌头怎么这娇嫩的,它不但不会变成粗糙的砂布,还不断的从里排出大量的温湿滑液,滑黏黏的粘在舌苔肉粒上,黏稠的蛋清物质粘在龙翼的舌苔与牙床,在与大嘴吸吮而来的浪一同被吞入肚子里。

????“啊……受不了了……好热好烫人的舌头呀……噢……”

????母后李紫曦一边扭着小腰一边不断的呻吟着,她张着大大的小嘴喘着新鲜的空气,在龙翼的舌头每攻击之一下都让她神经崩溃,头皮发麻中枢发酥,她只感到龙翼的大舌老在前后,舌头每划动一下都让她气喘吁吁、小脸娇红如霞。

????“啊……不行了……快用舌头干进去吧……里痒死了……噢……受不了了……要被痒死了……喔……大龙棒相公……快用来我吧……人家痒得受不了了……噢……”

????龙翼的舌头每每在她的唇肉四周走过一趟,母后李紫曦都会情不自禁的从内心到咽喉里喊出来。被舌头着快感死死的打在她的心坎上,一浪一浪而来的舒畅感击得她全身缺乏力劲,她只感到自己快要升天了,爽得全身上下都晃荡了起来,母后李紫曦是舒服是舒服了,可是体内的还是无法解决,毕竟这舌头不象棒子那样的硬和长,可以伸入到自己体内的最深处,舌头不但不能止痒还让她更是难耐,痒得她都快没有力气再支撑这具敏感的娇躯了。

????龙翼抬起头来,挺起猛然,直末到根,被突击而来的大龙棒一捅到底,母后李紫曦小脸一变刚才还正在呻吟的小嘴也张得大大的,就好像龙翼的大龙棒一插到底干到她的心脏似的,顶得她差一点儿喘不过气来,只见她不断的摸抚着涨得开开的唇肉小水洞,一只手则是摸抚在平坦的上,可能是大龙棒太粗太长顶到她的小肚了,让她有些难受而自摸来。

????一插到底,龙翼感到从与蟒头处传来挤兑的快感,的温湿空间刚刚好,包得大龙棒的涨硬发痛感全无,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舒畅乐爽的感觉。他感到里面滑潺潺的,有一层层的滑肌紧紧的裹住涨硬叠头,插在里的棒棒被一种暖和温润滑爽的肌肤紧紧的包住,在最深处还感受到蟒头被一阵阵的吮吸,蠕动的滑肌不断的涌出温湿的滑液来,让挺硬得涨痛的大龙棒苦楚一下子全没有了,爽得自己不由的想抽动起来。

????随着龙翼的大龙棒后,母后李紫曦不但不能止痒,还被他的涨得全身酥痒了起来,又粗又硬又长的大龙棒直挺挺的干在自己的小里,欲女亢奋的了起来。

????男人不抽动不爽,不泄不为快!于是,龙翼在感受到母后李紫曦里的滑肌层层蠕动,春水蜜汁阵阵涌来打在自己敏感叠头上,除了爽还是爽,他伸出双手摸到母后李紫曦吊挂在胸脯前的那团雪白,摆正好自己的挺抽姿势,低头看到自己硬得发黑闪着霸气亮眼的青筋泽色,粗涨的大龙棒把两片充血的唇肉挤得开开的,并把在水洞前的那两小片逼使在两旁,粗硬的就象一只搞棍的分开水帘洞的,把两片近在咫尺唇肉分得远在天边,只能隔棒相望以解相思之苦,插在水帘洞间的大龙棒间隙中溢出晶莹剔透的蛋清液体,大量液体缓缓而溢出的打湿外头那一点,也打湿了两人之间的发毛和贴肉。

????看到母后李紫曦象母犬般的跪在柚木地板上,挺着黄蜂般的小蛮腰支撑那肥腻的高翘美臀,正接受自己在她的雪白翘臀后方粗犷的抽她的,龙翼挺着壮实的臀部一次又一次有力的向着前方发起猛烈的耸,一下又一下的向着美女最嫩最滑最软的肉里挺插,每一下都撞得母后李紫曦肢体摇晃、波涛汹涌,特别是那没有肚兜束缚的子,被摇晃的娇躯甩得东摇西摆、上下乱窜。 |||网|||

????龙翼腰椎用力的向前冲击着,他的大手则是伸向的摸索着,有意的用食指与无名指紧紧的夹住那晃动的,把那娇嫩鲜红的小圆头紧紧的夹住不让它们摇晃,他毫不留情的夹得这两只肉苔突显圆形的变成扁肉来,因为娇嫩蓓蕾已被手指定型而晃动的则是不断的甩动,这样一样就成了与之间的甩动拉锯战。

????母后李紫曦一边感受着下盘自己的酥麻快感,一边感受着甩动的被捏得疼痛入心的感觉,双重入心入肺的感觉让她欲罢不能,只能拼命的摇头不要龙翼的折磨,可又从嘴里喊着快乐的呻吟声来。为了忍住胸脯传来的痛楚感觉,她只能把自己刚才在抽动的指放在嘴里轻咬,想借此来消楚带来的疼痛之苦。她还时不时的扭转头来迷乱的看着后臀上发击狂攻的皇上,希望他自到自己楚楚可怜的样子而放弃夹弄的虐爱。

????母后李紫曦越是疼痛与激爽相结合的楚楚可怜样,越是激发龙翼那仅存于内心最深凌辱手段,他喜欢看着美女被自己一边得死去活来,而对自己的凌辱爱戴毫无阻止之力,那种逆来顺受的楚楚可怜样就是他最大的性情乐趣。

????现在看到母后李紫曦的逆来顺受的可怜样子,龙翼得到了一种超过欢爱的满足感,对着母后李紫曦的这种神情,他不但不感到难受反而更是加大了拧力度,而腰部更是像安装一部高动力的马达,不断的疯狂的向前猛冲,还专向里最嫩最滑的蕊心里干,直干得母后李紫曦全身开始紧擞抖了起来,全身开始一阵僵硬猛烈的颤栗。

????母后李紫曦象似要蹬上快乐的天堂了,她正处在的边缘上只能任由龙翼犹如机械般的干,她现在只有大发潮击来的呻吟呐喊声,母后李紫曦在一阵狂猛干狠插之下,娇躯一阵发僵发硬也快速的收缩,她快速的挺住自己的肥腻弹臀部死死的抵在龙翼的上,一阵颤栗过后她刚才颤僵的娇躯开始放松了下来,此时,她正有气无力的趴在柚木地板上,张着大大的性感小嘴喘着重重的气息。她在暗房里来了一个爽如致命的快感,她了。

????这种快感太强烈了,痛并快乐着,说的正是这类快感吧,上的钻心疼痛与的酥畅快感同时击得她溃败如泥,现在全身除了小有余波的颤抖外,全身上下都像一根面条般的软化,除了鼻孔小嘴在喘气外一点多余的力也没有,她只想静静的感受这股蚀骨的销魂快感。

????这一波销魂的快感让母后李紫曦太触动神经了,脑袋瓜子里全是一片白茫茫的景象,全身骨骼瞬间僵化头皮发麻,里紧紧的收缩成一团麻绳,不断的绞碎着她的花房神经,大量的液体从花蕊的上浸了出来,就如开花漏水一般的涌进敏感的里,一潮大于一潮的浪液把她堆积如山的压在靡的海洋里,她自感到自己轻飘飘的浮在天空中,身体如轻燕的往天堂里飞,飞呀飞,身体轻得还在天堂的宫殿中俳徊着,久久不能自我。 |##

????中的是中的极品,母后李紫曦紧紧的收缩而不失肉肌韧性,紧紧的包住粗涨的棒身和量身定造的撸蠕动,她温湿的潮汐而不失嫩滑,一波双一波的潮水中带着温滑的涂在整支棒身上加以助滑,温热的花蕊而不失细腻揉情,一股一股的吮吸之力紧紧的按住顶在花房里叠头。

????这些这些都让龙翼感到的快感与满足,他一边忍住里的潮汐肉肌滑蠕动而挤兑棒身的快感,和花蕊紧吮蟒头里的阵阵酥麻冷颤之爽,一边又要不断的干着软绵绵的娇嫩身躯,只是拧着的手指已换到美人儿的卷毛里,他一边着敏感的小,一边揉着米豆一般大小的鲜嫩硬蒂,着揉着小豆让母后李紫曦丢盔卸甲的进入销魂蚀骨的天堂中。

????母后李紫曦就象一只任人摆布的小绵羊一般,羞红的小脸粉嫩可爱正闪着绯红的光泽来,她正担心自己流出来的液体过于浓烈,连同皇上热浆一起味儿会更大,可是自己又是非常的喜爱着这位让自己登天入地的林弟弟,他让自己品尝到男女之间的那一种神圣的欢娱,渐渐的,她开始喜欢他的一切,包括他的身体每一寸每一肌,就算他把自己的喷在自己的嘴里,她也会毫不犹豫的吞入肚子里的,因为上次被他在这个飞机上试过那销魂蚀骨的那一刻起,她就分分钟钟在感应到他的强大与力道,那是一种女性所向往的巅峰世界,更何况他带着自己登上极乐世界里去,还让自己久久回味这男女性事的快乐盛事,自己可以说是完完全全的陷入了他的强扞之中去,也不愿在没有他的世界里疏醒过来,喜欢他在自己体内无限的冲刺、疯狂的纵横、过度的放纵。

????母后李紫曦知道自己喜欢儿子龙翼,并深深的爱上他的一切,包括他自己体内的雄精白浆,只是在他面前要品尝自己的春水蜜汁浪汁,她是龙翼的亲身母亲,还是全天下人敬仰和爱戴的皇太后,或多或少自己还有多少是放不开来的,所以对着龙翼要自己品尝一下的白浆,她还是有些故作着未婚女人的矜持,小脸绯红有加并羞涩推搪着,其实,她心里知道是要好好的品尝一下皇儿加自己精的味儿,好让这一份激情味道永藏在自己的海渊里、脑波里。

????与其被大龙棒死倒不如好好的品味一下皇而体内喷发出来的味道,也顺便尝试一下自己余韵后的滋味,女人要从里到外的了解自己,即然都有这么一句,那品尝自己的液体又有何不可吗?虽说这液体现在是一团团浓浊的白浆,这里面有皇而的,也有自己的一份,这有啥好嫌弃的呢?我就吮一吮,看一看会有什么样的惊喜,母后李紫曦在心里快速的闪动的思绪,决定吮吸一下龙翼刚才插在自己饱浸白浆的手指,看一看味道是如何?

????母后李紫曦慢慢的闭上羞红的美眸,微微向上翘的深蓝睫毛慢慢的合闭在一起来,美人儿正闭着双眼慢慢的张开小嘴巴,慢慢的伸出她那条灵活鲜嫩的小滑舌来,一寸二寸三寸……小滑舌慢慢的伸出嘴巴来,越来越长,越伸越鲜艳的舌头慢慢的向手指头上缓进。

????母后李紫曦有些皱起了柳叶眉,因为手指上的气味越来越浓烈,说明自己的鼻尖离手指越来越近了,而敏锐感应力的舌头则是碰到了一根滑潺潺的硬柱,一股味觉从舌苔上传入她的脑门里,这是一股腥臊带甘涩的味道,还有一股的气息味儿,一时有些反胃的感觉由心而生可是随着舌尖接触到手指上后,这股陌名的作呕气息就慢慢的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一种腥甘涩味占据主导,渐渐的,她也不再排斥这种味儿,刚才皱起柳叶眉的两眼间已是慢慢的放开来,小脸刚才还有一丝紧张的表情随之也松弛开来,随后,母后李紫曦把整根粘满黏稠液的白浆手指含入嘴里慢慢的品尝了起来,那个动作像极了人尽可夫的妇。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