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2章 亡国皇后-猎艳江湖 bet356娱乐场官网_bet356官网app_下载 bet356

猎艳江湖

第182章 亡国皇后

c2017-2-14 11:43:25Ctrl+D 收藏本站

????在征服了尹惠恩之后,龙翼就易容后跟随尹惠恩回到高丽皇宫,她告诉高丽王那些刺客已经全部被擒住了而且供出了幕后主使,高丽王一听大吃一惊,而龙翼就乘此机会制服了高丽王,本来龙翼还打算制服高丽王之后,易容成他的样子玩一玩,不过高丽王对待他们的态度,让龙翼十分生气,就在晚膳之后,就书信要求天朝派兵过来,他在这边会合,一举让高丽臣服。

????制服了高丽王之后,还是易容成了他的样子,随后的几天,在龙翼的要求下,天朝如期派兵,由于龙翼装扮成的高丽王指挥不利,天朝军队一路攻打到京都,高丽投降,龙翼这才恢复本来模样,在制服高丽王后,龙翼就已经将他阉割,此刻的他,已经沦为了阶下囚。

????天朝军队攻打之后,龙翼册封尹慧恩为现任高丽王,管理高丽,而由于高丽王的皇后金善雅之前对尹慧恩很坏,所以此刻龙翼当然要为自己的女人出气了。

????此刻,金善雅打量着镜中的自已,眉黛淡若远山,眸子清如天池,浴后云鬓高挽,雍容典雅,宛似贵妃出浴,细细的吊带挂在圆润光洁的肩上,白玉般的颈项上戴着一条精美的白金项链,半透明的睡裙里胸乳高耸。 |||网|||

????金善雅把手反伸到后颈轻轻解下项链小心地放在妆台上,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头发,她平时很少化妆,就算出席一些大的场合也只是略施粉黛,如今,国家灭亡,皇族沦落,人为刀俎,她为鱼肉,而且在天朝皇帝的授意之下,又是往日的敌人尹惠恩主管这里,也不知道现在尹惠恩叫自己去有什么目的。

????龙翼下已经悠然自得斜躺在皇朝内室的宝榻上面,好整以暇坏笑着地命令道:“朕要打你们的三十下,各十下。”

????尹惠恩听了之后顺从的谢过,转过身,跪着对金善雅说:“皇后娘娘,主人说的话可是要遵从的,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说完自己跪行到木桌的纵向一个顶端,将手中的藤条含在嘴里,双手没有丝毫犹豫的撩起本就无法盖住的短裙下摆。

????一个非常白皙圆润、肥大迷人的便暴露在她的视线里,好像是约定好的,尹惠恩选择了靠近她的这一侧,这使得她能够清晰的看见她裸露出来的一切。

????金善雅一开始没有发现是因为裙装本就宽大,加上她自身平时的那种孤傲,使自己没有认真的去打量尹惠恩,此时看到这对她来说又不同于红绳捆绑给她的视觉冲击,身子开始感到兴奋和发热。

????眼前娇好白皙,丰满圆润的美臀让金善雅不由的和自己比较,感觉不同的是自己一定没有那么肥硕,相比更翘一点,也没有那隐隐可见的鞭痕,必须承认的是她没有她白皙,自己的肤色是那种奶油色的,更符合黄皮肤的感觉。

????龙翼从尹惠恩的嘴上取下藤条,用另一支手抚摸着她的头发,表现出非常多的爱意,并吻了她,金善雅的心里突然一跳,一种有嫉妒、有期待、有不甘心又有点害怕想离开的复杂心理。

????金善雅理智的告诉自己现在离开还来得及,自己本来有一个相爱的夫君,有一个高贵温馨的皇朝家族,现在却因为夫君要刺杀天朝皇帝毁于一旦,自己如今为了家族的保存这样步入深渊,这一切都是变态的,与世俗的道德观是向背的,这种畸形的关系是心理不健康的表现。

????另一个本能的她反对着告诉她,人类有了智慧但无法摆脱动物的属性,用道德的借口来掩盖和压抑自己本能的需要那是虚伪,不同的理解和素养会产生不同的道德底限,心理的健康与否是看自己是否将发泄的情绪危害别人,自己只是在追求一种别人期待可又不愿去尝试的,动物的属性是无法用道德来改变得。

????就在自己还在不停的矛盾中,一声藤条击打在皮肉上的脆响和紧跟而来的惨叫打破了矛盾的平衡,当她看到那白皙的臀肉上几乎立刻就泛起的红痕,以及尹惠恩转头看着她的眼神时,金善雅感觉那一下是打在自己的上,想象着那火辣辣的感觉,使得她感到都在颤抖,甬道里的抽搐和令她无力。

????尹惠恩的眼神里有少许的痛苦,更多的是对龙翼下的期待,那眼神是告诉他自己在期待下一次的击打,爱恋的神情使她的眼神开始幸福的迷离,金善雅无法感受尹惠恩的心情,但她知道那眼神说明,龙翼将打烂,尹惠恩也会含泪而笑。

????龙翼坐在了椅子上,示意金善雅坐到他身边,金善雅没有丝毫拒绝的顺从他,龙翼下用左手搂住她,又给了尹惠恩娇嫩的一下,然后在金善雅耳边轻声说:“让朕摸摸你的……”

????同时在金善雅脸上亲了一下。

????金善雅转头看着他,强烈的羞耻感让她摇摇头,龙翼将她的头搂紧,用湿热的舌头舔进她的耳朵,这使她感觉全身的毛孔一下张开,他搂着说:“解开衣扣,把朕的手放在你迷人的上……”

????这更加令金善雅不知所措,本能的羞耻心让她轻轻的哼了一声,表示拒绝,但内心却有着异样的冲动,猛地产生了一种希望他强行剥光的期待,忍不住说:“你自己……来吧……”

????龙翼依然执着的舔着金善雅的耳隆,挥手在尹惠恩的上留下了两条红痕,伴随着尹惠恩那痛苦并快乐着的叫声,她看见尹惠恩的眼神里充满了泪水,但看龙翼的目光依然是充满了顺从和依恋。

????“你的行为已经为你带来了必要的惩罚,一会她会让你知道不服从的后果,在一会儿的击打之前要做出选择,是服从还是离开……”

????龙翼的话语冰冷毫无情感可言,可对金善雅脸颊和耳朵的亲吻充满了温情。

????金善雅心中高傲的本能使她想站起来离去,但一种输掉的感觉让她不服,她不愿意因离去让龙翼轻看她,她不知为什么非常在意他对她的态度和看法,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她已经不是原先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娘娘了,金善雅几乎处在示意的感觉当中,只有龙翼下喷在她脸上、耳朵上的热气,不断地提升着她甬道里地和体内涌动地热力。

????耳边尹惠恩压抑着地叫声已经开始加大,她下意识的、仿佛有人帮她抬起手解开了衣扣,第一颗解开后,余下的几颗就显得轻松多了。

????当衣襟敞开后,有点颤抖的抓住龙翼下温热的手,充满艰难但显得已经很坚定的,一手抓着他的手,一手拉下包裹着自己引以为豪的、富有弹性、雪白粉嫩的的胸罩,引导他的手按在上面。

????温热柔软的手掌覆盖在已经敏感的上时,金善雅反而一下不再紧张,呼出一口气,如释重负的放松了,心理上的放松意味着自己将自己交给了对方,随之而来的是已经燃烧了很久的被释放出来,这使她的身子一下敏感了数倍,意识开始感觉他对的抚弄,随着龙翼下轻柔的动作,连绵的丝丝酥麻开始在体内扩散,每到一处便激活敏感的细胞,分布在全身的神经都在感受迷漫的快感。

????就在上突然传来激烈的疼痛时,尹惠恩的叫声掩盖了她发出的哼叫,火热的刺激令她感到裤裆里的湿润,她无法控制自己的靠在他的肩上,双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腰。

????龙翼一边用拇指和食指挤捏着金善雅已经发硬的根部,这种挤捏可以使她感受到疼痛却又能使她忍受,不像挤捏发硬的那样让人难以忍受,同时那种手指搓动的挤捏加大了刺激的感度,给她的冲击和刺激令她浑身发软,的热度越来越高,感觉已经水湿无比。

????金善雅血液的涌动带动着全身的,不断的冲击着潜意识里的那种说不出来的东西,不时的会产生期待他手指更加用力的心情,期盼着更大的刺激。

????好像预先安排好的,就在她期待获得更多的刺激时,鞭打结束了,只见尹惠恩伸出双手轻抚着自己红肿的,用泪水遮盖的朦胧的目光看着龙翼,龙翼也放开了她,搂着亲吻着尹惠恩的头发。

????金善雅看着他俩人的样子,心里产生了一股强烈的嫉妒,同时又想着自己是否会变成尹惠恩一样?自己是否做的比她更好?自己是否真的能承受这一切?自己为什么会期待成为沦为的女人或是面前的尹惠恩。

????金善雅没有得到任何答案时,尹惠恩已经脱掉了她身上几乎透明的短裙,她看到了两个丰硕的,白皙的可清晰的看到墨绿色的血管,右侧的上还有一块紫色的痕迹,两个葡萄般大小的高高的凸起着,使她不由联想到了自己的,立刻感到刚才被捏弄过的传来的酥麻。

????尹惠恩跪下来,双手托起两团白面般沉甸甸的,不经意的扫了她一眼,然后用坚定的目光看着龙翼一下,意思是说来吧,她准备好了。

????龙翼没有立刻就抽打,而是伸出双手揪住尹惠恩的,两眼看着金善雅,然后转头看看她,猛地就听尹惠恩痛苦的呻吟声,她体味出尹惠恩的感受,这使她不由自主的想起刚才他带给她的刺激,她浑身一激灵,甬道里一股酥麻扩散开来,液体在甬道里流动着。

????龙翼转过头放开手,毫无征兆的双手便掌刮着尹惠恩松软的,马上两团白皙的肉团开始跳动,尹惠恩闭上了眼睛,面部现出非常享受的感觉,她被裆部传来的搞得浑身发烫,两条腿不由自主的进行着放松,夹紧,放松的循环。

????当金善雅看到龙翼拿起藤条,准备抽打时,她彷佛感到自己要被虐打,不由的发出了轻哼,那是一股由和甬道传来的令她近乎般的轻度昏厥,他不由转头看了她一眼,藤条毫不犹豫的落在了她刚才暴露出来的上。

????看来是第一次他手上把握了相当的分寸,让她感到了疼,可又不会令她产生抗拒和逆反,他快速的用藤条敲击着她白皙丰满的,连续不断的打击几乎令她升上了顶峰,一闪即失的抗拒瞬间化为对的期待。

????就在她潜意识期待他能再用点力时,龙翼将击打转向了尹惠恩,尹惠恩尖励的叫声使她睁开了双眼,入目的是尹惠恩浑身颤抖,两眼含泪的看着他,当再次击打落在尹惠恩白嫩的胸乳上时,除了尖叫还不停地呼唤着:“主人,主人。”

????眼神中透出了乞求的意思。

????龙翼下伸手轻抚被击打的双乳,待尹惠恩平静一点之后再次抽打,尹惠恩疼的浑身发抖,她知道她刚才承受的与她无法相比,她被击打的地方只是开始显出粉红的红,没有明显的条状痕迹,而尹惠恩的双乳上各有一道已经开始坟起的、鲜红的印痕。

????终于结束了,尹惠恩从新套上那条短裙,按照龙翼的吩咐去清洗,同时将沦为阶下囚的高丽王带到外面,待尹惠恩离开后,他按住金善雅坏笑道:“现在可以让朕看看你的湿润程度了。”

????金善雅像失意一样的一下没有反应过来,失神的看着他蠕动的嘴唇,耳边响起清晰的声音:“把衣服脱了吧,再出现类似的情况惩罚会升级的。”

????她回过神来,看着他坚定的目光,那目光告诉她,她没有抗拒的理由,只有听从他的吩咐,内心里产生的无力的抗拒使她脱下衣服,准备站起来时,令她吃惊的是竟然一下没能站起来,离开椅子很快又落回到椅子上,感觉自己双腿无力,本能的再次调整了一下站了起来。

????此时内心已经没有更多的想法,只是在想他要她脱光了,强烈的羞耻心让她有点迟缓,但没有停止自己解开和服袍带的动作,怀着强烈的羞耻心带来的冲动,她终于脱下了衣服。

????理智和道德使她感到了极度的羞耻,金善雅下意识的夹紧双腿,手挡在前面,尽可能的避免龙翼那如刀的目光的直视,同时感到自己的气喘,大量的在挤出火热的花瓣。

????龙翼没有说话,很自然的伸手到金善雅的身后,一勾手便按在了她由于紧张而又点发颤的上,光滑敏感的肌肤被他有力的触摸不由绷紧了,她随着他的力量向他迈进了一步,这样那已经不堪的沟壑幽谷离他的面部不到一尺的距离。

????龙翼另一支手在她洁白光滑的大腿上抚摸了一下,便坚决的插进了她柔软夹紧的两腿之间,这一下几乎就使她感到的那种全身无力的酥麻,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欢快的呻吟。

????接着是更加令金善雅冲动不已的快感,龙翼的中指在已经嵌入两片花瓣的裤衩上扣摸着,食指和无名指自然的顶在被挤的凸起的双唇上,更令她羞耻的是她耳边传来了东西在泥泞中进出时“叽咕”的水声,她就感到自己荡无比的丑态完全暴露给了他,自己原有的矜持和高傲消失了。

????龙翼没有因她的极度羞耻而停止,从金善雅发烫水湿的抽出手指说:“想不到皇后你这么敏感了,你的潜质比她想象的更好,自己看看,闻闻你荡的味道。”

????说着便把手指放到她的人中上。

????立刻先前就嗅到的味道一下变得浓郁起来,强烈的酸味中夹杂有淡淡的腥,她深深的知道这个味道的浓郁程度说明了她多么冲动,她为自己如此的荡和欲求感到无地自容般的羞耻。

????金善雅本能的矜持让她微微的将头扭向侧面,龙翼没有停止打击她已经羞耻不堪的心理,将手指上的涂在她的人中上,立刻那种令人欲醉的味道仿佛让她知道了自己荡的本性,她下意识的伸手想擦掉,他阻止她的方法是迅速的将底裤拉下到大腿上,她本能的惊呼一声,想拉住下落的底裤,但是没有成功。嵌在花瓣间的在弹出花瓣的挟持时,给金善雅带来了触电般的感觉,她的手在中途停了下来,那几乎的感觉使她哼叫一声,双腿再也无法支撑的开始弯曲,同时嘴里发出了一声根本不受控制的惊呼:“噢……”

????龙翼非常准确的把握时间的扶住了她的,没有使她彻底的软倒,待她从新站直后,他的手抬起她的一条腿,打开的花瓣再也无法约束充满甬道的涌出来。

????金善雅羞愧到了极点的想将腿并拢,可他有力的支撑使她失败了,被抬起的脚落在了椅子上,算是有了支撑,同时她知道自己荡的沟壑幽谷完全收入了龙翼的眼睛,这种感觉是无法言述的。

????由于被毫无遮盖的看到自己荡不堪的样子,羞耻心还是让她伸手捂住了自己的沟壑幽谷,龙翼轻轻的抚摸着她光滑的大腿,抬头看着她坏笑道:“皇后娘娘,你真够荡的,第一次就准备手给朕看,真是太好了。”

????金善雅本能的遮盖在龙翼下看来变成了她主动在他面前手,这使她没有思考的娇喘呢喃道:“不……不是的……”

????说着她立刻将手从沟壑幽谷拿开,在拿开的同时她已经明白自己落入了他的戏谑之中,此时她完全变成了两难。

????龙翼没有因她无比的尴尬而放过她,还在羞辱她几乎崩溃的心理坏笑道:“怎么,想让朕看你迷人的处了?”

????龙翼的话就像子弹一样射透了她已经无法控制的防线。

????一股放弃一切,激情享受的想法,自己根本无法与之相抗的失落感和潜意识里的奴性,以及被征服的期待使她不由自主的说:“看吧,我就让你看。”

????说完原有的高傲和矜持又让她感到委屈,金善雅的泪水从眼睛中涌出,同时撒娇般的娇嗔道:“你欺负人。”

????龙翼没有说话,而是完全出乎她意料的用他温热的嘴唇覆盖了她的沟壑幽谷,这种感觉和行为她从来没有过,以往和夫君王在一起,他也曾要求,她都以不干净拒绝了,因此也没有为他做过,而此时自己沟壑幽谷沾满的完全破坏了原有的美感,龙翼丝毫没有嫌弃。

????火热灵动的舌头在她还没有完全决定是否阻止他时,龙翼已经将金善雅完全控制了,一阵快似一阵的快感,象潮水一样冲击的金善雅失去了理智,仅有的一点矜持也在顷刻间灰飞,金善雅完全被他给她的那种全身酥麻无力的感觉控制,身子和灵魂分离,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停止了,全身由的痉挛带来的颤抖所控制,的那种无法言述的灵魂出窍般的感觉使她忘记了所有的一切。

????当神智恢复过来时,金善雅才感到自己双手将龙翼的头紧紧的按在上,一丝凉凉的液体顺着大腿流向脚下,她放开手,他从她的沟壑幽谷抬起头,她看到龙翼沾满她的嘴唇时,一瞬间令她产生了错觉,脑子里一个声音告诉她:高丽灭亡了,高丽王阉割了,这才是你的夫君男人,你的一切都该是这个男人的,从今往后你就是这个男人的奴隶。

????一闪的思想过去后,金善雅冲动的低头用力的吻向龙翼的双唇,舔食着那散发着浓郁酸味的,她紧紧的抱住龙翼的头,贴在她发胀的双乳间,颤抖的说:“主人,我爱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一手流连在金善雅软柔的发上,轻轻拨着她皙白娇嫩的粉背;一手慢慢向下滑动,在金善雅的腿上爱抚许久之后,才溜上了泉水潺潺的幽径,手指头儿轻轻刮弄着那嫩嫩的玉肌,金善雅快活地叫了起来,龙翼那灵巧的舌头,正轻重有致地,将她粉红的蓓蕾又舐又吸,敏感处受到如此强烈的挑逗,金善雅的心弦慢慢地被拨弄着,意兴渐渐飞扬了起来。

????舌头的动作更进了一步,龙翼索性整张嘴都罩了下去,将金善雅大小适中的给吞了进去,牙齿轻轻磨挲着、嘴唇柔柔揩擦着,加上舌头逗的金善雅贲张的更嫩红了些,金善雅乐的再也跑不掉了,即使想摆脱那带着魔力的唇舌,金善雅也没有办法做到,那不只是因为她正渴望着,也是因为龙翼搂着她的手,贴在她背上,轻轻地迫她拱起了胸,任他大快朵颐。

????龙翼用嘴在金善雅胸前的两团间交替的亲吻着,一只手伸到她两腿之间,手指异常熟练的进入了她水湿腻滑的甬道,他的侵入很快就令她进入了沸腾的状态,心中突然产生了他的庞然大物如果进入会是什么样的想法,同时另一个她用严厉的口气说: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耻,背叛高丽王幻想这个天朝皇帝的庞然大物。 |||网|||

????另一个想法解释着,她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她需要,高丽灭亡了,高丽王已经阉割了,她需要丈夫一样的男人的抚慰,这不能怪她。

????金善雅矛盾的接受着龙翼的抠挖,就感甬道里灵活的手指不断给她带来快感,快感慢慢的聚集着,她不知道自己会成为什么样子,她的内心有一个说不出来的感觉,强烈的期待着什么,可又不知道具体是什么。

????脑海里不断地幻化出那红绳捆绑下,扭曲的和尹惠恩那一条条坟起鲜红鞭痕的丰臀,想着这些她的身体的热力加速的升腾,强烈无比的令她冲动。

????随着龙翼的拇指一下按在她肿胀的珍珠花蒂,金善雅如同被电击了一般的颤抖着叫了起来,体内的手指有力的刺激着她敏感的,聚集起来的快感带着她的思想和冲向顶峰,她感到那令人麻醉的瞬间就要来临,忍不住发出了欢快的叫声。

????金善雅比起之前更加敏感了,肌若凝脂、香比玫瑰,娇媚宛如仙子下凡一般,龙翼一边感叹着,在她幽径口抽刮的手转移了位置,揉搓得更加轻柔了些,带起的呻吟声却更为诱人,金善雅叫的更为柔媚了,充血盈满的被龙翼轻搓慢捏,金善雅真有魂销神荡的感受,她一双纤手插在龙翼发内,本能地搓动着,胴体带着无比的饥渴,紧紧地贴上了他,温暖的胴体不断地揩擦着,肌肤之亲确是诱人已极。 |||网|||

????一切都毫无征兆,就当金善雅几乎攀升到顶点时,龙翼突然停了下来,扔下一句话:“洗一洗,我们到卧室里去吧。”

????看着龙翼走向卧室,一下子突然的空虚令金善雅不知所措,心里极度的烦躁产生了穿衣离去的念头。

????龙翼近乎冷酷的离去,让她感受到了如同垃圾被抛弃的屈辱,高傲的本性令她抓起衣服准备离开,但内心由强烈的屈辱的感受让她潜在的受虐欲得到了些许的满足,同时想到尹惠恩被鞭打的臀部,一下从甬道里产生了一股热流。

????金善雅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竟然拿着衣服走向卧室,心里产生了一种看你把我怎么样的想法,甚至自虐的期待他让她难堪,同时告诫自己要是他不能给自己想要的就结束。

????温热的水冲刷着她火热的,带走了那腻滑的液体,身子也平静了许多,但心里却越来越烦躁,强烈的期待和需求令金善雅身不由己的将手伸向自己的,理由是清洗还在流出的,心里也明白不能这样,这样的结果会使自己变得无法控制,但手指还是坚定的揉搓着自己火烫的。

????令自己全身发麻的那种感觉使自己的欲火再次轰然起来,理智让金善雅降低了一些水温,好使自己能清醒一点,强忍着体内的匆匆的清洗干净,也知道自己的衣服是不能再穿了,正在犹豫该怎么出去时,门开了,本能的羞耻心令她忙遮挡女性特征的部位,心里产生了一股对龙翼无礼行为的反感。

????龙翼递给她一条裙子,同时坏笑道:“皇后娘娘,你穿这个吧,试一下是否合身。”

????说完就出去了,金善雅一边打开一边心里感到他非常善解人意,先前对他产生的反感变成了自责,同时责怪高丽王就没有这样体贴。

????穿上翠绿的低胸真丝短睡裙,站在被水雾模糊了的梳妆台前,用毛巾擦去梳妆台上的水雾,一个连自己都不相信的美人出现了,立刻她就感到了自己是如此的适合翠绿的颜色。

????裙子将她的圆润的肩膀裸露出来,由于裙子的样式和色彩使她感到自己裸露的双肩线条那么的优美,心里对龙翼的审美观和独到的眼光产生了强烈的佩服,同时对他有了一丝的情愫,一股强烈期待被他占有的使她走了出去。

????龙翼见她出来迎上来一边吻她一边说:“你太美了,等朕一会。”

????说完也进了浴室。

????金善雅被龙翼的赞美打昏了,女人都很在意男人对自己的看法,强烈的虚荣心使女人希望得到更多的赞美,特别是女人看重的男人的意见,几乎可以左右她的审美趋向,她坐在松软宽大的床榻上,床头上放着一杯酒水,她知道是为她准备的,端起来呡了一口,然后惬意的躺在床上。 |||网|||

????对性的幻想令金善雅本就强烈的是一种挑逗,一股股的热流从向全身扩散,不停涌动的热血将全身的汇聚起来,脑海里不断出现的被红绳捆绑扭曲的和尹惠恩布满鞭痕那白皙的臀部,她开始产生了期待他对她粗暴一点的想法。

????脑子里不停的问自己,他会粗暴吗?真的粗暴起来她是否能接受?接受程度到多少?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坚信能接受他的方式。

????当龙翼只穿着一条底裤走出来,金善雅一下被他健康壮实的身材所吸引,非常明显经常练武的他有着线条清晰的肌肉曲线,一股强烈的投入他怀抱的冲动令她一下站了起来,眼睛却将目光投向了刚才不断幻想和希望的地方。

????高高突起的裆部将龙翼男性的特征完全表露出来,她产生了一种昏厥的麻醉感,快速的想着进入她身体后会是什么样的感觉,龙翼迎着金善雅抓住她的双肩,顺着手臂抓住她有点颤抖的手,放在他腰的两侧,她坐在床沿上,仰头看着他,她在他的指引下慢慢的退下那条底裤,立刻一根令她吃惊的庞然大物抓住了她的心。

????在金善雅面前的是一根完美的男性性征体,由于已经使得蘑菇状的龙头紫红发亮,直径有鸡蛋粗细的冠状凸起,沿着冠状体的后部,布满了微小的神经颗粒,粗长的庞然大物体笔直的向上翘起,极度充血的海面体把几条血管憋的突现出来。

????在浓密的毛丛中,两个因较热而离体的下坠着,随着他有点急促的呼吸,在里上下滑动着,金善雅就感到自己一阵阵的冲动,甬道里快速分泌的在流动带来的不断的刺激着她已经快失控的。

????龙翼双手捧住她的头,手指从脑后压住,双手将她的头极慢的拉向他,同时他微微的向前挺出,紫红色的龙头在逼近她的嘴唇,她一下明白了他的用意,本能的矜持使她躲避。

????龙翼的手牢牢的控制着她的头,金善雅有点不甘的仰起头看着他,看着眼前这庞然大物,她开始被龙翼深邃的目光所控制,她开始失去思考的能力,脑子里不断的出现他的影像,她有了将庞然大物含入嘴里的想法,他明确的示意使她越来越多的奴性产生,她感到自己在他面前毫无反抗的力量。当龙翼光滑柔软中透着坚硬的龙头触在她由于紧张而颤抖的嘴唇时,金善雅全身不由一颤,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嘴,将鸡蛋般的龙头吞入了口中,她知道在这一刻她已经屈服了,她再也没有什么可反抗的了,因为她从来没有让男人包括高丽王的在这里皇宫卧室里进入过她的口腔,她般的口腔交给了一个不是夫君高丽王的男人。

????如果说给夫君高丽王的是她的身子和对皇朝内宫的掌控权,那此刻龙翼给的则是金善雅全部的和身心。

????金善雅不知道是什么味道,感觉那是龙翼彻底征服她的武器,她慢慢的在他的示意和引导下,开始适应和尝试用自己的口舌给他带来快乐,她几乎是讨好的认真的吞吐他的庞然大物。

????龙翼放开了金善雅的头,双手抓住了她胀痒的双乳,她双手扶住他结实的,由于用力他的外测产生了两个凹陷,她的手不由抚摸着他光滑的臀肉。

????随着龙翼不断变换手法对她丰满的的玩弄,金善雅的已经无法控制了,那种强烈无比的带来的期待,使她吐出口中的龙头说:“来吧……我快受不了了……”

????龙翼用手抬起她的下颌,看着她说:“皇后娘娘,你准备好了,决定要做朕的吗?”

????金善雅几乎没有考虑的点头说:“是的。”

????龙翼下慢慢的将她推倒,她自从为他开始就已经完全背叛了夫君高丽王,对于他将要进入她的身体已经没有任何的障碍。

评论列表: